2006年09月29日

 友人赠我薰衣草,放在窗台,初秋风过,花香弥漫我,淹没我,统治我。

我爱薰衣草。我喜欢她的气息、颜色和味道。喜欢关于她的一切。

从没见过薰衣草田。据说,法国,普罗旺斯,那里有世界上最好的薰衣草田。我一定要去那里,把自己埋葬在薰衣草的花海。据说,在那里抬头看阳光明亮,可以治愈心伤。

我要带上我的G调口琴,吹旋律漫无边际,不流浪。

我破了洞的牛仔裤,我磨毛边的旧球鞋,跟我去普罗旺斯吧,去薰衣草田。别缩在屋角了,看你们垂头丧气的样子,那样忧伤!

2004826140639 Lavender_Fields

 

陈良宇刚落网,余秋雨就开始用他擅长的油腻嗓音开腔了,他说:“良宇,我说的就是这个名字”。

大师余秋雨的文章大意是,陈良宇在位时,沪上的教授、学者多次在学术讨论中向陈良宇献媚。大师说,学者、教授们失去人格的吹捧习惯,助长了某些领导人的目空一切、自以为是。总之,大师很不爽,陈良宇在位的时候,大师不爽在心里,陈良宇倒台了,大师说,看看看看,我早就觉得不对了吧,阿拉说的就是这个名字。

余秋雨站在他习惯的道德高位上,对软骨知识分子夹枪带棒,顺捎手对陈良宇痛打落水狗,墙倒众人推,既显示了大师的人文骨气,又表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一举两得,一箭双雕,聪明的很,聪明的很。

春秋楚平王,淫逸骄奢,诛灭忠良伍奢九族,伍奢次子伍子胥历经艰辛,逃往吴国,终助吴灭楚。相传,为给父兄报仇,伍子胥曾掘开楚平王的坟墓,怒鞭其尸三百下。这是中国历史上鞭尸第一人。

本来伍子胥鞭尸仅仅是恨之切之后的一种略带血腥意味的行径,仔细揣摩,会发现这个行径背后的心理诉求很单纯很强烈,就是恨,恨到已经无法掩饰。聪明的中国文人看出了这个门道,所以发明了一套“文字鞭尸”的诀窍,余秋雨就是这文字鞭尸的现代大师。

不同的是,文字鞭尸的心理动机并不是恨,而是献媚。恨,是一种高贵的人类情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和胆识去恨。弱者对强者,没有恨,只有怕,强者对弱者,更没有恨,只有不屑一顾。文字鞭尸者在强人生前没有去恨的资格,只有在强人被另外一个强人干掉的时候,才会拖出蘸水的鞭子,用鞭尸向新主子献媚,嘴里还唾沫四飞地喊着:你这个王八蛋,我早就恨你恨得牙痒了。

余秋雨不愧是大师,不愧是大师!他不仅骂骂咧咧地鞭尸,还抽空擦擦他油光四射的老脸,指着四周的看客喊到:你们这群软骨的文人,当初你们还向这王八蛋献媚,你们真软骨啊,啊,呸!余秋雨的骂是颇为有效的。向陈良宇献媚的家伙面无人色,腿若筛糠,自然可以想见。余秋雨大师的高明之处,更在于成功阻止了更多的人上来鞭尸,抢了向主子献媚的头功。可惜的是,余秋雨满脸礼义廉耻地咒骂向陈良宇献媚者的无耻,不过为自己更高级的献媚抹些正义的口红,打些良知的粉底,到头来,还是逃不了无耻加滑稽的小丑扮相。

鲁迅说:“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鞭尸者纵能在新的强梁面前谋得一席之地,但终究脱不了爬行的命运和奴隶的身份。

余秋雨鞭尸了。让我们背过脸,不看小丑献媚的表演。

2006年09月28日

对一个业已成为行业领袖的网媒来说,网民的浏览习惯是件做梦也会笑的好事,例如sina新闻。但对于跟随者或者新进者来说,sina新闻的浏览习惯则是他们的噩梦。因为sina新闻业已形成的网民浏览习惯意味着跟随者花很大精力作出的创新、优化,有可能落得个业内较好,网民不买帐的尴尬结局。

对以挑战“陈彤模式”为今后若干年目标的我来说,这是头疼的事。陈彤不是孤立的,陈彤是互联网新闻标准的一个符号,也是sina新闻制作团队的一个标志,更是网民网络新闻浏览习惯的一个综合体。标准可以颠覆,团队可以战胜,但是千万网民的阅读习惯如何打破?

不破不立,立则是破。打破sina的网民阅读习惯=建立自己网站的网民阅读习惯。

建立网民阅读习惯可以分解为以下几个目标:

1、让从不访问自己网站的网民访问;

2、让初次访问者有足够的理由第二次访问;

3、让回访者形成依赖,养成习惯。

 

完成第一个目标的思路:

1、宣传推广、合作推广、活动推广、广告推广

2、SEO

3、与电脑工具捆绑,如软件捆绑、接入商捆绑、浏览器捆绑

4、流氓手段

5、门户网站或者是大型综合网站可以使用网站的优势产品跳转。例如QQ跳转到腾讯新闻。

 

完成第二个目标的思路:

1、把当日最好的5%的新闻做的比sina好。

2、开发新闻产品的附加值。

3、让第一次前来的观光客在页面之间不停跳转(重视tag)。

4、尽一切可能让观光客们发言。

5、尽一切可能让观光客们在最终页上停留,并提供尽可能多的跳转接口。

6、让他们对新闻投票,并让其他人分享投票的成果(digg)。

 

完成第三个目标的思路:

1、除了给网民信息消费的快感,还要给他们实际的好处,起码也要让他们觉得读你的新闻有可能得到好处(积分、等级、抽奖、新产品试用、旧产品扩容);

2、决不让sina在重大新闻报道上占先,每天花95%的精力去处理最好的5%的新闻是值得的。同样,一年中,花95%的精力去准备、战斗那5%的新闻日也是值得的。

3、培养起浏览者登陆的习惯;

4、不要害怕在浏览者中形成层级,有层级才有持之以恒访问你的动力;

5、让访问者知道你提供的新闻,是他自己的——个性化和定制。个性化其实是你帮他做的,定制则是他完全主动的。

 

这些都是思路,不是方法。我想出了一些方法,也在完善一些方法。认识问题有三个层面,第一,输在哪?第二,做什么?第三,怎么做?怎么做才是机密,是核心。

这些思路sina如果用了,那只有两条路:比sina更好,比sina更早。如果还不行,就再想新的思路。

陈彤只比95%的互联网新闻操作者聪明,但是做互联网新闻他成了no.1,原因何在?因为在这最聪明的5%的人之中,陈彤最坚定、最勤奋、最有激情。

所以挑战陈彤模式,打到最后不是比智商,而是比体力,比耐心,比敬业。

这个国家如此复杂真好——新闻人之福!互联网新闻有了陈彤真好——挑战者之福!

2006年09月22日

我说过,每个知识分子的额头都应该烙着四个大字,名叫“去你大爷”!

酒酣雄胆,半是沉迷,半是沦丧,我想,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句呐喊,叫做“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是种骄傲。你是你的,我是我的,与我何干?!你尽管有你的世界,你的逻辑,你的自尊,你的程序,是的,我理解,甚至尊重,但是与我何干?!你不能让我去遵守,去执行,去膜拜,去恪守,那么与我何干?你的世界与我无关,我的骄傲亦与你无关。

与我何干?!也是种蔑视。你的逻辑、你的自尊、你的程序、你的世界,ok~牛比!那只是你自己的牛比,我存在,我活着,我摒弃了你一样会存在,会活着,那么,与我何干?!你不过是存在与你的空间里,你是你空间的王,是你臣民的主,但我不存在与你的空间,不是你的臣民,那么,与我何干?!去做你的王吧,去做你的主吧,与我无关!

与我何干,前面可以加上很多前缀和修饰,例如,你很强大,但是与我何干?!你很美丽,但是与我何干?!

对我这样的变态男来说,你很强大,但与我无关,不过是很自然的一种反映。因为你的强大,可能是虚张声势,也可能是机缘巧合,当然,与我无关。

你的美丽,与我无关,去可能是另外一种逻辑和思维。那或许是来自于心底的自卑,那或许是来自于自卑的狂妄,但是总之——

与我何干?!

2006年09月17日

我在donews和sohu的两个blog上都嵌上了罗大佑的《小妹》。

我喜欢这首温暖的歌。让我安详,也忧伤。

这是周日的下午,阳光慈祥,普照城市,楼宇和空气都改变了颜色,孤单的鸟在广告牌和思乡病之间飞翔。

我在想念,我的家人。

《小妹》

词曲:罗大佑 专辑:《未来的主人翁》 时间:1983

秋风已萧瑟地吹过林梢
小妹
快披上我身上的外套
黑夜已笼罩这城市的苦恼
小妹
让我将你轻轻的拥抱

双手要握紧
抗拒那流言的困扰
那命运无情的弄潮
小妹 小妹
我们有温暖的过去
我们有迷惑的现在
与未知的将来
小妹 小妹
该去的会去该来的会来
命运不能更改

2006年09月16日

法拉奇死了。9月14日,意大利弗洛伦萨,一家私人诊所。法拉奇死了。76年前,法拉奇在这里诞生。

这个星球上,最优秀的记者死了。连同她的反抗和浪漫,连同她追索一生的反暴政、反独裁的努力,都死了。

法拉奇1米55,但是她说:“你曾经渴望战斗,你现在仍然斗志昂扬吗?好的,就我自己而言,一息尚存,就要战斗。”现在,法拉奇可以停止她一生的战斗了。

在我的青春时代,我读到法拉奇的《给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的信》,她说:“如果你生为一个男人,我希望你成为那种我经常梦想的男子汉:对弱者赋予同情,对傲慢者给予轻蔑;对那些爱你的人抱以宽宏大量的气度,与那些想支配你的人作殊死的斗争。最后,你会明白,那位告诉你耶稣是天父、圣灵之子的人的敌人不可能是曾经给予过他们生命的女人。

然而,法拉奇死了。

愿你的灵魂在天国能享有和在尘世一样的骄傲,愿你的思想在天国依然保持灼人的光亮,愿你的愤怒、呐喊在天国可以变成歌颂美的吟唱。

愿你安息。

2006年09月11日

南京城物华天宝,近日一则广告,更显出人杰地灵,兄弟我怎一个“服”字了得!

先看图:

好的广告创意需要不动声色地传递营销信息,激发购买欲望,这则广告做到了:每个烟民都在想,厅局级香烟,啊,腐败的味道;每个送礼者都在琢磨,今年国庆不送礼,要送只送厅局级;大小官员都在想,今后人前不抽烟,要抽只抽厅局级。

“厅局级”,三个字,简约、深刻地刻画了多少人可望不可即的梦想,而厅局级的享受,更是把这个梦想物质化为触手可及的一缕青烟,一段醇香。有人说这烟贵,100多一包,但是如果100多能买来厅局级一般的享受,贵吗?这不是抽烟,是在消费一种官员感受,是在进行一桩性价比很高的角色扮演。

所以,这是一条非常好的广告语。作为商业行为,本身无可指摘。相反,倒是一些评论把矛头指向了厂商和广告公司,大可商榷。

这条广告本来只是竖在南京的高速公路旁,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是媒体先关注了这条“新闻”,于是才尽人皆知。做新闻的,都要考究个“新闻价值”,最通俗的理解,就是这桩事情得新鲜,所谓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就是讲这个道理。那么,这“厅局级香烟”得新鲜处何在?

要我看,这第一桩新鲜在于广告创意人的坦率。厅局级香烟,不动声色地传递了一个事实——官员的物质享受水准,要高于平头百姓。这话,不能明说,但用厅局级香烟这个障眼法来隔山打牛,自然是贴切机巧。第二,这事、这话能广为传播,能动人、动心,说明了对“官”的渴望深入人心。国人向来有“**优则仕”的定律,万变不离其宗,千江春水向东流,最终都是个“官”字。创意人的高明在于比这俗见更深刻犀利地揭穿了想当官的心理动机何在,注意,且看这“厅局级的享受”的广告语,落点和命门在“享受”二字。当官做甚?为人民服务?俯首甘为孺子牛?忧国忧民忧天下?那都是说说而已。目的都是:享受!

这广告语好,好就好在它把“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东西表达了出来,而且表达得利落、谐趣。这广告语能广为人知,则是因为它讲了真话,这真话,说穿了,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只不过平日里只出现在闲言碎语街谈巷议之中尔,能堂而皇之的挂在那里,少见、不易——于是也就成了新闻。

但说真话,有时候是需要代价的。如果兄弟我没猜错,过两天该有条新闻应运而生,标题是:

“厅局级香烟”广告被勒令撤除

2006年09月05日

国家四部委联合发文,要求整顿报刊发行市场秩序。文件针对报刊市场价格战(报纸价格战和广告价格战)、虚报发行量拟定了5项措施。其中最实在的一点是从今年9月开始,对11城市的44家都市报进行发行量稽核

兄弟我对这个文件,谨慎乐观。

报刊界有一个不太幽默的幽默,问:世界上什么东西时绝对机密?答:女人的年龄和报纸的发行量。这是中国特色的笑话,国外,有专门的机构(ABC)定期稽核、审查报纸的发行量,如果发现报刊社虚报发行量,不仅会员广告主会拒绝在造假报纸上刊登广告,报刊社的发行人甚至要面临牢狱之灾。2004年2月,纽约的《每日新闻报》虚报发行量4-6万份,导致《每日新闻报》和另外一张西班牙语报纸的发行总管、发行顾问等3人被捕。香港的《香港虎报》也曾经因为发行量造假(报纸从印刷厂印完之后直接回收)导致6名报社工作人员被捕

如果从浮夸的水平来看,中国报纸的浮夸水平堪称世界一流。拿北京的都市报为例,据我所知,各家对广告客户宣传的发行量,老实一点的,虚夸一倍,离谱的,虚报2-5倍不等。我曾经问过这些吹牛不脸红的老板为什么要虚报发行量?
他们给我的答案惊人相似:“别人都吹,我不吹怎么办?”这种把责任归于环境的说词,是证明自己的无耻是无辜的最简洁、有效的方法。各家谁也不说真话,生活在发行量谎言中,自得其乐。

虚报发行量的恶果是媒体公信力的下降。中国媒体的行业形象已经下落到谷底。每逢新鲜的新闻事件出炉,我们都会看到关于中国媒体形象、从业者形象的垢病不绝如缕。民谣犀利,他们这样给行业形象排序:公检法、国地税,新闻记者黑社会。也不能怪记者,报社都是一个撒谎不脸红的家伙,怎么指望记者能秉直公心,铁肩担道义?一些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提出了“可以不说真话,但是决不说假话”的自律要求,但也是如履薄冰,如负泰山。

四部委下文整顿发行市场,稽核报纸发行量,是好事。

但是好事总会多磨。几个问题,我想知道:
1、谁来稽核?稽核者怎样才能做到第三方立场?
2、稽核的方法是什么?如何压缩印刷量和实销量之间的水分?
3、对都市报的稽核,会导致一些报纸的生存危机(此话决非危言耸听。北京的一张很有名的报纸,目前印刷量只有13万份,如果此数据公布出来,将对其正在上升的广告是个极其严厉的打击,它很可能过不去这个冬天)。这势必导致稽核和媒体阵地的意识形成矛盾,如果坚持下去,此矛盾甚至会明朗化、激烈化,如何协调?

所以我保持谨慎的乐观,小声叫好。

ps:
美国发行量稽核组织
英国发行量稽核组织
世界发行量稽核组织

2006年09月03日

楼下趴活的的哥老田说:啥叫首都,啥都牛比才叫首都。

兄弟我刚才对老田的话,有了正确理解和深入体会。

比方说厕所,不过是救急之所,脏乱差,那是万万不行。不仅不能脏乱差,还要高级、高档、高明。咱首都的茅房,更是马虎不得,要更高、更强,且看图:

这是广州的豪华公厕,内有化妆间,供持白金卡的会员使用:

如果你要以为这很牛比,说明你很土鳖。这纸醉金迷的,有啥?看我南京解放路上欧陆别墅风的茅房:

如果你以为这很典雅,说明你实在没见过世面,看看太原街头酒店式茅房:

傻了吧,没啥。我们首都曾计划建设中国最先进,世界也鲜有的高科技茅房,内配电脑,可以上网,装有音响,可自选音乐。可惜的是,北京市属一媒体抢新闻,率先报道了这一代表现代中国最先茅房建造水平的超豪华公厕,引起一干闲人指手画脚,结果被发改委叫停了。

但是首都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按照老田的话来说,啥叫首都,啥都牛比才叫首都。发改委不开窍,我们在软环境上下功夫。朝阳区率先实行了茅房酒店式管理,当您捂着肚子火急火燎冲向茅房的时候,门开了,一个化着淡妆的女服务员站在整洁的门廊里向你微笑:“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

据说这项新政推行得不错,各区县纷纷效仿。。。。。。

晚上签版,版面上惊现防弹厕所,每个造价80万元,这些防弹厕所昂然矗立在中关村,据说,这厕所为美国9.11事件后的产物,是作为反恐措施一部分所生产的系列公共安全产品。本身自重15吨,其表面足以抵御普通的TNT炸药在内部引爆而不威胁外部物体安全。
这才是咱首都!
116722

喜讯传来的时候,兄弟我正在看书。《中国人史纲》,仁寿宫丑闻。

喜讯说:富士康集团与第一财经日报今日发表联合声明:富士康同意即日起撤销诉讼;双方互致歉意

好,好,好得很。声明说了,富士康要和一财携手合作,共建和谐社会。啧啧,好,好,好得很。

一财不是接二连三地发声明,要坚决捍卫舆论监督的权力吗?富士康不是咬牙切齿,捶胸顿足不容新闻自由遭到践踏吗?言犹在耳,忽而,云淡风轻。

一场举着神圣旗号的闹剧,这样收场,好,好,好得很。舆论监督、新闻自由,三下五除二,在一财和富士康的媾和中消解成一个笑话。

那些大话炎炎、怒发冲冠的评论者、专家、学者呢?看到这样一场杰出喜剧是不是如同吞了苍蝇?明天,你们又该发表什么样的快评、酷评、访谈、聊天来自圆其说呢?

翁宝说这是全国新闻同仁的胜利的时候,我说,对不起,别算上我。

当滑稽剧落幕的时候,当舞台上的生死仇敌握手拥抱的时候,当台下的看客有人感到被戏弄,有人感到意犹未尽,有人站起来为和谐社会的经典案例大鼓其掌的时候——当喜讯传来的时候,我在看书,《中国人史纲》,仁寿宫丑闻:

杨广从开始采取夺嫡行动,到他行凶之日,历时十四年。在这段漫长岁月中,一直保持伪装,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杨广竟作得天衣无缝,可说明他具有决定的聪明才能。可惜他缺乏人类所特有的高级灵魂和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