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1日

不论如何褒贬,正反双方或许都该承认,萨达姆是个强人。

今天,12月30日,强人死去。

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的政治盟友阿斯卡里说:“我们听到他脖子断的声音。”另一位目击者称:“他看起来很平静,他没有发抖。”

萨达姆是以进行屠杀的罪名被屠杀的。在对他的指控中,最令人发指的是:1983年 下令杀害库尔德民主党领导人巴尔扎尼所在部族8000人;1988年 屠杀清洗了1.8万名库尔德人

从逻辑上说,对萨达姆的死刑判决是值得质疑的。

如果杀人是罪的话,杀萨达姆有没有罪?

如果杀萨达姆无罪,那么萨达姆杀人是不是也应该无罪?

如果刑罚是为了矫正犯罪者的行为,死刑不是为了矫正。

如果死刑是为了杀一儆百,其实在鼓励一小部分权力拥有者以公众安全的名义,威胁公众安全。

权力拥有者不仅仅以公众安全的名义,他们还可以“以人民的名义”、“以上帝的名义”、“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等等。

这个前缀看上去道貌岸然,但是后缀总是一模一样——处决你!

生命是谁给予的?

生物学意义上的父母,信仰层面的上帝,社会学意义上的自我。

生命不属于党,不属于祖国,不属于人民。所以,凡是用这些名义夺走生命的,都是罪恶的,需要反抗。

如果不能反抗,那么请不要停止诅咒。

如果连声带都被割断——像张志新那样,不要放弃生命拥有者的尊严。

所以我理解萨达姆为什么不戴头套,神色安祥——如同思考他小说中的悲伤结尾。

2006年12月25日

据可靠小道消息称:北京市将于2007年元月一日起全面禁止中老年人全面上路。

为了缓解市区交通压力,为了继续限小,限摩,限电的良好社会风气,应广大人群群众的迫切要求,现全面限老。原因如下:

1.时速低:众所周知,由于年龄原因,保养原因,老年人腿脚不灵光,行动缓慢,据不完全统计,大部分60岁以上老人的平均时速低于0.5公里/小时,远远不如成年人,对交通压力影响很大,已经跟不上时代的speed。

2.污染大:老年人呼吸系统退化,加之许多人个人习惯不好,经常随地吐痰,甩鼻涕,乱丢垃圾,对环境影响极大。

3.走路没声音:老年人走路一般没声音,不像飞机,大炮,火车,老远就能发现,一般都是到了眼前才发现,留给行人和驾驶员的反映时间短,极易发生事故。

4.隐患多:老年人骨质多疏松,一旦磕碰,极易损伤,而且不可修复,护理费用高,对广大市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许多热心市民对记者标识,现在 看见老人走路自己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发生交通事故。个别司机甚至说,即便是驾车驶过产生的风也会吹到老人,对于政府限老政策的出台他们标识一百二十分的赞 同。

5.促进内需:一旦所有老人都不能上街卖菜,把老年人都关在家里,可以有效促进保姆行业的发展,提高农村妇女的就业率。

具体规定如下:

届时凡年满60周岁的老人将严禁上路,限制区域包括所有高架,市区主干道和马路牙子,小区内道路除外。现场督察有我英勇的城管部队执行,届时将严 格核查居民身份证,对可疑人员城管有权进行身份核查,一旦发现超标者将立刻扣压,并送往社会收容中心,三日内家属如果不来取保候审,将被当遗弃处理,后果 自负。

记者随机在大街上采访了几个年轻人,广大市民100%拥护市政府的决策,纷纷表示:这是继限小,限摩,限电以后的又一项民心工程,政府又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

那些曾经因为限小,限摩,限电而受损的市民也表示:

当初,限小的时候你们不说话
当初,限摩的时候你们不说话
当初,限电的时候你们不说话
那么,现在开始限老了,我们为什么要说话!?

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见鬼!

2006年12月24日

2006年12月24日

 

詹膑在搞年度汉字,顺藤摸瓜,始作俑者似乎是i.blogbeta。不知道今年的倡导者是不是postshow。

詹膑推荐的三个字是“吵”、“博”和“搞”。我中意的是“搞”。

从年头胡戈恶搞《无极》,到年末全民恶搞《黄金甲》,中间是王小峰恶搞广电总急。调笑声不断。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我们的互联网还在青春期,难免叛逆。碰巧这年头,又多的是道貌岸然的画皮,外厉内茬的道学和衣冠禽兽的精英,不搞你搞谁?可怜的陈凯歌不谙人民群众的娱乐精神,搞了一句“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堪称今年的年度语录(黄健翔的你不是一个人似乎也有竞争力)。搞导演,移似搞商不高,恶搞齐达内、恶搞小泉,搞得群情高涨。本着娱乐致死精神的mop更狠,推出《馒头、甲鱼和晚饭》的年终恶搞盘点大片,这几日似乎还放出来一段预告片,搞出水平了。

除了恶搞,还要乱搞搞出问题出来的,先是张钰捧出两盘活色生香的录相带,再是饶颖痛打落水狗赵老师忠祥,还有黄建中身陷录音门张国立过手金巧巧李金斗嫖娼被敲诈,五彩纷陈,活色生香。新闻有的做了,网站有的看了,人民有的娱乐了。2006,“搞”出来的和谐年。

对我而言,年度汉字,该是“飘”了。

离开京华,孤身南下。雁去也,正伤心。可雁南飞,是为了寻找温暖。

我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

无处不秀
 
看完文定传来的《作秀大王比特》的书稿,还是忍不住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比特的信息,因为文定铺陈的这个传奇大异于我有关此人的传媒经验,也刺激我去重新度量“作秀”——这个现代语词的世俗图景和内在指涉。
初识比特,源自于他在北京的一场“唐僧秀”。06年3月,报社接到一个热线电话,说某月某日,有“唐僧”在地铁为白血病男童化缘(现在想起,这个“料”恐怕也是比特报的吧)。现在作报纸,对于这样的线索,大多是采取“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态度的,于是,报社派了记者去采访、拍照。晚上,一篇《作秀大王导演地铁“唐僧秀”》的稿件出现在我的工作台上。
看到稿件,我有些为难。
所谓“秀”,我想,该是源自于英文”show”,是“表演、扮演”的意思。作秀,也就是通过表演来达到一个目的,完成一个导演者的诉求。既然是表演、扮演,那么就是假的,不真实的。可是新闻又怎能报道这些不真实的事情呢?看看媒体对一些“秀”的追捧,之所以甘之若饴,不是被那些以假乱真的“秀”蒙蔽了,就是用“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态度,迎合大众需要。如果比特的“唐僧秀”,贴切与我对“作秀”的理解经验,到也好办,收起刀落,弊稿了事。但是比特的策划,明显有两点不同于惯常的作秀逻辑:首先,这场地铁秀的受益人并非导演比特,而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男童;第二,和那些拙劣的、造作的“秀”不同,比特的导演精彩、平和、有新闻价值。
最终这篇稿件还是见报了。因为这场秀的公益色彩,也因为这秀本身所包含的新闻价值。但是,我在心中,还是对这“秀”,对比特,有潜伏的戒备和警惕。因为在我心中,新闻真实是一个神圣的东西,容不得嘲笑、戏弄——甚至连比特这种善意的玩笑,也叫我不是滋味。
直到我看到文定的这本书。文定用其王牌记者X光般的穿透力,对比特其人,作了一次全面的透析,这让我看到了一个更为立体全面的比特:他逼迫政协委员闹事烧画,他带着儿子街头裸奔,他组策划广告语拯救“大肚女童”,他找来百名乞丐吃年夜饭,给他们派红包……这些故事是刺激的,是反常的,但是更是辛酸的,底层的。比特在导演一出出让贫穷者、窘迫者和被侮辱与损害者逃出生天的故事,他似乎要在这样的闹剧中完成“不公命运解放者”的角色扮演。
比特说:“我承认我脑子不正常,但是我神经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被商业利润刺激得发疯发狂的媒体神经。当我们报道成克杰说:“想到广西还有1000万人还没有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觉也睡不好。”的时候,他正和和情妇点着4000万元的贪污款。当我们报道安徽阜阳市原市长肖作新说:“反腐倡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长期任务,要坚决惩治腐败现象,严厉查处贪污贿赂、弄权渎职、敲诈勒索、以权谋私等不法行为。”的时候,当天晚上,他“笑纳”了以荣升市长为由的100万余元“红包”。我想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古谶,我是不是要杜撰个“小秀者诛,大秀者侯”的现代成语?
还好,感谢文定,他对比特的解读,会让我们更清楚的看穿,什么是真正的“秀”,在无处不在、形形色色的“秀”后面,潜伏着怎样杀人吮血的商业动机、官场黑幕。也让我们知道,秀,原来可以很坦白、可以很善良。
2006年12月23日

今天是冬至。

下班前同事对我说,广州这边对冬至很讲究,有冬至大过年的说法。果然,一进宿舍楼,扑鼻而来炖鸡汤的香气,袅绕在楼道里。

想想真是啊,人总要搞点节庆来,放松自己疲倦的神经。这冬至,是一年中日头最短的一天,本来与我们并没有太大相干,但是还是要琢磨点名堂,犒劳自己。

不是所有人都能力犒劳自己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把这一天当成节日。

新闻说,丛飞的父母生活窘迫,每天只吃两顿饭,生病也不敢去医院;新闻还说,那四川的奔驰司机碾死3岁男孩后,年轻的父母以泪洗面。

这两天,公司撤销了几个频道,有些人将面临下岗。今天也不是他们的节日。

气象书上还了,从今天开始,地面吸收的温度要小于散发的温度,所以天会越来越冷。也是从今天开始,“数九”。

一九、二九、三九。等三九过了,天气也就会暖和起来。广州的冬天叫我恍惚,树也不落叶,还郁郁葱葱得打肿脸充胖子。这些没心没肺的东西,就算装得再如何不动声色,也要和我们一样,要熬过冬天。

毕竟还是冷了。我坐在台灯下,裹着毯子。很安静,可以听见街面上早点铺准备饭食的动静。悉悉索索的,也像是感慨冬至到了,天冷了起来。一九、二九、三九。掰着手指,数着。

但,从冬至开始,日头会越来越长的。

所以那些人啊,总会好的,会好的。

2006年12月13日

高中时,80年代后期,应该是中国当代思想启蒙的一个高潮期,各种思潮和流派夹杂着形形色色的诠释、主张、艺术表达纷至沓来。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好像是是存在主义。

我看过,但是一直没有看懂。萨特的书实在是太枯燥了。

此刻万籁俱静,我躺在床上做一个培训的PPT,笔记本里放着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突然明白了“存在先于本质”的道理。人和世界,只有存在、降生、出场,才有可能谈及本质,脱离现实存在,不存在本质和意义。这和“天地我立、万化我出”的中国心学传统是息息相印的。所谓的本质和意义,不过是“我”的主观。

中午去《南方人物周刊》,和小万说起了民主,又说到了不同媒介形式的管理方法。我比较粗暴,他比较宽松。但是我认为我的管理方式也是民主的,“我们在民主的内核上是统一的,在民主的外延上不同罢了”。我说的这个民主的内核,最根本的,就是不把自己的价值观(对事物本质的诠释)强加于他人。这从存在主义的观点来看,是解释得通的。因为我的价值观,是依附于我的存在,脱离了我的存在,这种价值观一文不值。

因为存在先于本质,所以,存在主义的第二个命题顺理成章:世界是荒谬的。所有的本质和意义如果都依附于存在的个体,那么这个世界就不可能存在统一的意志、意义和本质——“我们从哪来,我们向哪里去”之类的思辩就成为典型的智力浪费,所有的政治主张、终极信仰都成为都成为不精彩的笑话。而世界上所有的战争、冲突,不过是“以己格物”后的流氓行径。

存在主义的第三个思想核心是“自由选择”,萨特的逻辑是:因为每个人的存在先于本质,那么,任何人都不能使用一个已知的人性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因此,每个人都有自我选择的自由。萨特就此提出了一个和前两个灰暗色调截然相反的命题:人即自由。

就此我也明白了,先于现实,去设定路径是荒谬的,如果这种设定通过国家机器变成统一意志,是彻底的反人性。反人性的制度必然遭遇人性殊死的抵抗。

于是便有了身边的苦难。

2006年12月10日

形容中国的房地产有一个很有名的笑话是这样写的:

  以前,有个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干活,地主给长工们盖了一批团结楼住着,一天,地主的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 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做—–公房出售!告诉他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 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那个高兴啊!

  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城镇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做旧城改 造,他们把手上的钱给我们,我们拆了房子盖新的,叫他们再买回去,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地主又实行了,这次,有些长工们不高兴了,地主的家丁派上用途 了,长工们打掉牙只好往肚子里咽,地主又赚了好多钱。

  又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大城市了,有钱人更多了,地主的土地更值钱了,谋士 对地主说:东家,咱们把这些长工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建别墅,拆出来的地盖好房子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款还能赚一笔,地主说:长工们不干怎么办?谋士说:咱 给他们钱多点儿,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再到咱们的猪圈旁边建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给他们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地主说:他们钱不够怎 么办?谋士说:从咱家的钱庄借前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崽,又没风险,地主又实行了,长工们拿到钱,地主的经济适用房到现在才建了一间,长工 们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

  于是,长工们开始闹事了,地主有点慌,忙问谋士怎么办?谋士说:赶紧通知长工们,房子要跌价了,别买了,租房住吧,正好把我们的猪圈租给他们,结果,这么多年后,长工们的钱全没了,还在租房住,直到永远!

2006年12月02日

离开北京的时候已是中秋,该是北国最好的季节吧。只是那些日子夜夜笙歌,让我钝了神经,也没有心境去玩味那“高鸟黄云暮,寒蝉碧树秋”的美色。

到广州,扑面而来的是嚣张的绿色,满世界夏天的气象。开始是惊喜,忙不迭脱掉秋衣的累赘。可日子长了,却觉得这满眼的绿啊,纵然是活力四射,也总归是单调。

于是想念起北京的秋来。

北京的秋天,不似广州,从不会娓娓到来。说不定的一个早晨,推开门,蓦然一阵秋风,冒冒失失地就和你撞个满怀,打个寒战的同时,也嗅到久违的草香,抱着胳膊,常会笑着说,奶奶的,说冷就冷了。

可不是!路上调儿郎当地开始飘着黄叶。梧桐叶不好,妙的是满街的槐树叶,细细碎碎的铺满人行道,风起来,橙黄的叶子扎着堆,忽东忽西,兴高采烈,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全不管路人被猝不及防的凉意催促得步履匆匆。

等适应了凉意。北京人就开始琢磨着消费这难得的良辰美景。周末爬香山,便成了必不可少的项目。即便知道人多,也难耐诱惑。不知就里的,邀三拉四,一堆人呼啸而去,爬的还是鬼见愁,土鳖得要死。全不晓得红叶最香艳的地方是在南山,从东门进去,过静翠湖、双清别墅,来到森玉笏,就该是香山红叶最美妙的所在了。那里地势平缓,游人少,红叶才红的灿烂,红的自然。钻到林深的地方,和喧嚣的人声隔绝开,抬头会看见稠密的红叶在蓝天的背景下,透明、鲜艳,那色泽,象初恋的红晕。累了,你可以撒娇般赖在地上,别怕,满地红叶早给你铺上鲜红的地毯,舒展四肢,闭上眼睛,能闻到红叶清淡的药香和恍惚的地气,揉杂在一起,袅袅地浸泡着你,让你想到好远的地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

 

要是绚烂的红叶看得累了,可以穿过卧佛寺去樱桃沟。那里黄栌最多,水杉也多,香山红得热烈的时候,樱桃沟却是香醇的黄。香山是红酒,樱桃沟是花雕;香山是美艳的吉普赛女郎,樱桃沟是红袖添香的东方美人。要是想寻幽访胜,你可以找一找曹雪芹当年“啼血著书”的那块顽石,想想潦倒才子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困窘,人或许会通达起来。

但是要说红叶,不管是红螺寺,还是金海湖,都敌不过香山。还是香山的红叶来得纯正大方。但是要说黄叶,听说樱桃沟,就比不过钓鱼台了。

据说今年时尚变了。我的那些朋友们今年不作兴去香山了,双休日,都扎着堆来钓鱼台看银杏。我没有去过,只能看着图片解馋。想象着这闹市中的胜景,是不是有宝马香车花满路的妖娆呢?我的不安分的朋友们,会不会演义出墙头马上,月满西楼的故事呢。呵呵,祝你们幸福。

然而这些,都是我的怀念与想象。广州的天气也冷了,风现在从阳台上蛰摸进来,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我。

连北京也是冬的气象了。秋的烂漫,该是荡然无存,静止在JPG文件里呆头呆脑。据说现在已经是零下的天气,取暖季节到了,那么天是灰蒙蒙的了,象顽皮孩子总也洗不净的脸。街头的人,在寒风和夜色中,行走得更惶恐才是,匆匆,匆匆。

可是,即便是匆匆,就算是匆匆,也强过我思乡的夜晚啊。

这么漫长,如此漫长!

2006年12月01日

我在firefox的sage上订阅了近百个blog,在抓虾上也订阅了几百个blog。但是我能够时常去看的,不超过20个。在北京的时候,还常常看keso、刘韧这些大鳄和朋友的blog,去报社朋友和传媒界朋友的blog里去看看。来广州之后忙了起来,连这些常串门的blog也很少去了,刚才看了一下抓虾,有3万多未读blog!

但是我每天一定会去看的是“张开心的成长日志”,只要有更新,我总是心里喜悦的进去看张开心最近又干了什么坏事,学了什么小把戏,挨了怎样的暴淬。

张开心是我5岁的外甥女,是我们全家人的珍宝。

“张开心的成长日志”是我妹妹日常在更新,写得也只是生活琐事。既不是名人博客,说的也不是公共话题,能会让我每天留连呢?是因为我和这个blog紧密相关。

最近和同事在讨论博客的问题。我说起一个观点:不是名人博客,相反,是大量的、有规律的、聚合和关联起来的小博客构成了博客的核心竞争力。

现在许多网站是在用“优质博客”的内容来拉动流量,聚揽人气。从今年开始,传统媒体也开始大量使用博客内容作为新闻源(最近的一个典型案例是李湘在博客上公布离婚消息)。门户网站也将很大的人力物力投入到博客建设中,希望优质博客来丰富网站内容——甚至希望能够通过博客的“自生产”来取代、达到编辑生产网站内容的功能。

我认为这是偏颇的,甚至是错的。

的确,一些名人博客,或者是优质博客确实可以凝聚人气,吸引访问。但是这些东西是偶发的,对一个用户的吸引力是衰减的。相反,即便是像张开心的成长日记这样的小博客(这个博客开了小半年了,访问量只有七千多),会永远吸引我的来访和关注。我的朋友,我的熟人,与我志趣相投的人的博客,他们的内容永远不可能成为新闻素材,也很难被口口相传,但却是我访问的重点。

因此我认为,对一个博客站点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发展多少名人博客,也不是寻找多少由公共话题的博客,而是形成博客和博客之间的关联,并通过这种关联使博客聚合、分类。

目前我看到的形成博客关联的最好产品还是myspace的

它利用博客之间的爱好形成有效关联。

目前百度博客和网易博客的好友和圈子功能只能起到友情链接的效果,起不到我所说的博客关联的效果。

我所说的博客关联,指的是系统可以根据用户内容自动分析出哪些用户有相同的意趣、品好和计划,并形成自动的推荐。

举个例子。我是一个登山爱好者,系统应该根据我一年的内容分析出来在“广州”“天河区”也有一个登山爱好者。并把他推荐给我。

从技术角度看,这一点完全可以实现。

当微内容(microcontent)聚合起来,可以形成重要的内容价值。

当微博客(microblogger——这是我发明的词,从本质上看,所有的blogger都是microblegger,只是在中国有了名人博客、还有优质博客之分)形成关联,就有了商业价值。

张开心的成长日记是一个microblogger,没有商业价值。但是若干个的张开心聚合起来(我设计的产品名字叫人际云图,从外观上看,我希望它能成为一个行星星图的外形),就有了商业价值。

以前有人尝试过利用blogger群投放广告的商业运用,但是失败了。原因有三:
一、群是有限的。因此难有对应各行各业千差万别的客户;
二、群是粗放的,例如记者博客群。这样粗放的分类无法体现消费方向;
三、群是死的。

以tag、日志、记事为纽带形成的blog关联将实现用户之间、兴趣、消费、活动、线下的有效关联。实现商业价值。

如果是这样。那么背背佳在张开心的成长日志上投放广告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背背佳实现了定向销售。sohu博客实现了定向广告。甚至张开心都因为妈妈写博客每个月收到广告分成的款向——我一点都不吃惊。

ps:
1、本以为我发明了microblogger,谁料想刚才上google一搜,早已有人发明了!不过在语意上和我的意思有差别。我所说的microblogger是相对于所谓的名人博客和优质博客
2、刚才忘了注明,文章中所用的myspace图片来自于格瓦拉007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