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27日

我生平第一次为北京感到羞愧!第一次觉得北京话是如此的粗鄙、恶心和下流!我发誓我再也不用那几个粗鄙、恶心和下流的字眼。

看这条新闻:

北京海艺学生课堂上侮辱老师

再看看这令人发指的视频:

看看这个北京败类没有打眼格的照片:

一分钟之前,我和我们的编辑在popo上说:“我在用我的新闻专业主义抑制我内心的愤怒!”

所谓的新闻专业主义,是因为在30分钟前,同事唐岩转来和菜头的建议——这是未成年人,应该打上眼格。

确实,确实应该如此。我应该在我们的新闻上给这个杂碎打上眼格。但是,我有权力在我自己的blog上对这个杂碎表达一个有起码社会良知的人的愤怒。

有人怀疑这个视频的真实性——我宁愿这是假的,因为这是一个国家的噩梦。

有人说要废掉这个耳环男——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因为这会让耻辱变得更耻辱,会让疯狂变得更疯狂!

大家自己去看吧,我已经无话可说!

网易论坛的讨论:http://bbs3.news.163.com/photo/2277364,19.html

百度贴吧的讨论:

http://post.baidu.com/f?kw=%BA%A3%D2%D5

天涯的讨论: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article=917426&stritem=free&idwriter=0&key=0&flag=1

 

 

 

 

2007年05月25日

那天在楼道里抽烟,突然听到同事的手机响。一首很好听的歌。问是什么,同事说,陈楚生。

我喜欢陈升。但是不晓得陈楚生。百度一搜,原是快男。海南人,19岁来深圳唱酒吧,流浪歌手。

又看到popo同事有人的名字叫:中了陈楚生的毒。原来这个小子已然很火了。

中了陈楚生的毒。这话好。但不是原创。原创的是“中了一种叫做陈升的毒”,陈升的歌迷都晓得的一篇著名的网文。

陈楚生也很棒。干净、淡定、有内容。有人说他是低调的华丽。是音乐才子。有点过了。还是黄韵玲今晚的评价到位,她说,在陈楚生身上看到前辈音乐人的身影。此言不虚。

陈楚生有点像阿牛,但没那么明亮;有点像齐秦,但没那么空灵;有点像许巍,但没那么苍凉。有点像当年的陈汝佳,像曾经的王威胜,像品冠。像校园岁月里面的草坪歌手。

快男的魅力,在于那人欲横流的现实标本化,进而偶像化。陈楚生的好,在于淡定。

听听他的歌吧,《有没有人告诉你》,原创,真不错!最喜欢的是他母亲节那天唱的这首歌。小子安安静静站在绚烂舞台上,轻轻说:“妈,节日快乐。”

然后开唱!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  

     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 

     早习惯穿梭充满诱惑的黑夜, 

     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2007年05月21日

sohu新闻改版了,好些人问我怎么看。还有记者采访我。

我都说:

关于sohu新闻改版我只说4句话,

我对sohu新闻成功改版表达最衷心的祝贺!

我都已经说了两句了,

所以没了。

2007年05月20日

初知光孝寺,是因为一桩奇案。

99年12月,一群人大代表参观完千年古刹光孝寺,正准备走,首座停在院子里的皇冠3.0突 然爆炸,当场炸伤一女香客。案发后不久,广州警方宣布破案,逮捕了庙里的一个管财务的和尚,一个看门的,一个电工。时过7年,3人突然翻案,称当时刑讯逼 供,蒙冤佛堂。一时间舆论哗然,感兴趣的兄弟可以看看南都的这篇稿件:光孝寺爆炸案真凶是谁?

4月看这条新闻的时候,偶然找到一个资料:这个光孝寺,原是六祖惠能大师大名鼎鼎的“风幡息 辩”所在!五组传衣钵给惠能之后,因怕嫉妒者加祸于惠能,于是让惠能远遁岭南,藏身于猎人中达15年。一天,惠能来到法性寺(即如今的光孝寺),正好看到 二僧见大殿前风吹幡动,一僧说:是幡动;一僧说:是风动。二人争执不休。惠能见状,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写下“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惠能,彼时的灵光乍现,是否依旧在千年古刹的晨钟暮鼓中高飞低旋?7年前的爆炸案时的惊心动魄,和千年前大智慧醍醐灌顶时的石破天惊,中间有什么因缘际会?

所以,下午,我来到光孝寺。以我俗眼,断断参不透这沧海桑田背后是否有大变故、大崩坏的征兆。那么就用漂移的心态匆匆掠过吧,也无妨,总无妨。

来的时候是下午,走进山门,细雨夹着花香。转过弥勒佛,大雄宝殿左手钟楼,右手鼓楼,与各地的名刹并无二致。形容上也没有什么出格之处。倒是墙上显著位置招贴的《光孝寺僧众日行仪规》吸引了,看来功课做得还挺勤快  

向右转,是泰佛殿,也是光孝寺的法物流通处,从门口过的时候,听见里面有点钞机“唰唰”的声 响,好奇,伸头往里看,里面一位大娘警惕地瞅我,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再往东,是放生池,小孩子趴在栏杆上,翘着腿,往里丢硬币。笑着过去,蓦然见一面大 墙,上书“光孝寺菩提甘露场”,搞不明白是什么物件,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吃素斋的地方。看介绍,还发现这素斋还搞得煞有介事。广州的食文化真是了得, 真是了得。

蜇过去,后面一大块地盘,都是这个甘露场。刚进山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今日特价帖在僧众日常修行的招贴处,没想到出处在这。

看得索然,往回走,穿过一个房间,突然听到书声琅琅,原来是小孩子在里面念三字经,家长也来。呵呵,听说过家长送孩子周末上钢琴课、舞蹈课,没听说送到庙里读三字经的。也是稀奇。

转过光孝寺的三产区,回到正殿后,看大名鼎鼎的菩提树,就是这棵:

枝叶稀疏啊,全没有其他植物的葱茏茂盛。只留得树干沉郁,仿佛有大秘密。

还有这塔,

这树,这塔。大有来历!惠能大师“风幡息辩”,当时庙里的董事长就是在这棵菩提树下为惠能大师剃度受戒,藏发于塔,塔名“瘗发”,“瘗”,幽深的意思,大概取的是深藏的义吧。藏是藏了,但是禅宗自此一花五叶,光大天下。纵是再博大的传世,原来初源也不过涓涓。

本来这一树一塔,该是这光孝寺最精华的所在,但是树已颓靡,塔也萧条。善男信女自然不会光顾,在诺大的香火中,寂寞死了。我和一对老夫妇低头看塔前的碑文。我看着他们专注的样子,心里一个劲的亲切。

算了,还是看看人烟茂密的地方吧。瘗发塔的西边是四方塔,奇怪的样子,没有塔尖,或许是掉了。更奇怪的是这四方塔旁烧香祈祷的,清一色是年轻人,虔诚端庄,嘴角喃喃。或许这塔专应升学求职的愿?

最后看了大雄宝殿。新修的殿。没什么意思。倒是边上的卧佛殿有趣,里面有人大声诵经,凑过去 一看,似乎是做法事的样子里面一个唐僧状的和尚念念有词。桌边围了一圈和尚,貌似不敬业的工作人员,面前摆着矿泉水,有的低头打盹,有的眼珠子乱转。可怜 跪在地上的两个信徒,看上去象父子,虔诚地双手合十。我从来羡慕、敬佩有信仰的人,他们有依靠、懂得敬畏、会怜悯。但这一刻,我却怜悯起这对父子了。

走出山门,心想,这就是光孝寺。

这就是光孝寺吧。

2007年05月19日

1、sohu新闻改版了,我很欣慰 得意 

2、周五早起。早晨广州的马路,干爽、平静、心胸豁达。太阳升起来了,带着雾气,照着紫色的花朵、晨练的人们,都那么美;

3、去重庆。晚上在嘉陵江畔,吹着风很爽。

4、没了。

2007年05月13日

五一还没过完,胃就开始疼。开始挺着,到最后轰然倒下,无奈就医。医生很酷,拿手指头在我肚子上敲了两下,面无表情地说:“不错啊你,还能挺住。十二指肠溃疡。再扛就要穿孔了!”

吓死我了。赶紧嗑药。一天一大捧。

好不容易才不疼了。今天去医院复查,雄赳赳气昂昂。医生说,改天来做个胃镜。我说不是好了吗?医生又酷:慢性病,好什么好!

娘的,气死我了。不是气医生,气的是我也会得我最想不到的慢性病。

医生说,要规律生活!不能熬夜!

医生说,要合理饮食,戒烟戒酒!

医生说,不能喝茶,尤其是浓茶!

医生说,不许吃豆制品了!

奶奶的,都是我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