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30日

前些日子,华为刚死了一个张锐。这好,又被免职了

张锐被免职

2007年08月29日

如果能有一整天的时间,不需要说话,那是无比幸福的事。

我愿意一个人呆着,从夜到夜,一言不发;
我愿意看书玩电脑,时哭时笑,一言不发;
我愿意一个人出游,走走停停,一言不发;

2007年08月28日

如果没有老衲,网易将会怎样?
看看去吧:)
新闻下水道——网易老衲:http://163follow.blog.163.com/

注1:老衲是网易网友回复新闻时最常见的自称
注2:老衲有各种化身——多种形象构成的图形签名
注3:老衲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老衲射了:)
注4:老衲充分体现了网易网友的参与意识和哄客精神

2007年08月26日

黄色新闻所代表的新闻价值观、新闻产业运营理念、新闻理念不仅没有因为史家的忽略、世人的泼污所废弃,反而成为最普遍、最长远、最主流的新闻准则——只不过我们不知道,或者是不愿意承认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承传黄色新闻时代的新闻操作遗产。黄色新闻时代的价值观、操作方法已经渗透到大众传媒的每个环节,成为新闻人的本能。我们诅咒黄色新闻,其实是在诅咒我们自己,我们在唾弃黄色新闻时代,其实是在背祖忘宗。

让我们来翻检黄色新闻时代的珍贵遗产,供奉那个时代的媒体先贤们留下的不休精神。

一、报纸自黄色新闻时代由“意见纸”变成“信息纸”

黄色新闻时代之前的政党报纸时期,被称为美国报业史上最黑暗的时期。驴象两党在各自的报纸上相互谩骂、攻歼、诽谤,报纸不是刊发信息而是传递政党方针和意见——这和80年代之前的中国报业有可类比之处。黄色新闻时代,报纸的主导职能由发表意见转移为传递信息。此媒体职能,至今依然是大众媒体的主要功能。

二、黄色报纸在人类思想史上第一次实现了信息民主

黄色新闻时代之前,报纸不仅仅是意见纸,而且只是政客、文人、官员等一小部分人的消费品。大众和权贵之间的信息鸿沟因为黄色报纸的出现而初步填平。黄色报纸时代,又称便士报时代。普利策接手世界报的时候,价格仅为2个便士。在普利策和赫斯特竞争的时候,更降为1个便士。

这个意义是极其重大的,人类的不平等,首先就是信息的不平等,信息歧视、信息垄断成为特权阶级非常重要的特征。黄色报纸在反信息垄断上做了人类第一次冲锋,使大多数人有权利、有可能获得信息。

信息革命,首先就是让大多数人拥有知晓信息的权力,这一伟大的飞跃,自黄色新闻时代开始,到电子传媒时代实现。今天,我们迎来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二次信息革命,这次革命的主题是让大多数人拥有发布信息的权力,由财团、利益团体、党派把持的信息发布权,在今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在无形的互联网的极速网线上,亿万比特汹涌奔突,攻占信息巴士底狱!

三、传者本位的传播思想自黄色新闻时代开始,彻底转移成受众本位

所谓传者本位,就是报纸上只说自己想说的话,所谓受众本位,指的是,报纸上的话,未必是自己想说的,但一定是你爱听的。

在列宁新闻观中,“灌输”、“宣传”是两个最重要的概念(因此分管媒体的党机构,被称为宣传部)。这都是传者本位的思想。

由传者本位向受众本位的改变,黄色新闻时代完成的如此迅速和彻底,开始一味迎合受众,诲淫诲盗。黄色新闻的煽情主义操作手法也是在这种受众本位思路下的选择。但是,我们仅仅看到煽情主义的罪不可赦,却忽略了受众本位的思想的价值。

上面的三个变化,是黄色新闻时代开始传播史上发生的最为重要的转变。另人感到意趣横生的是,今天,在互联网时代来临的时候,同样的三个变化(或变种),再一次在我们身边悄悄发生。

除了上述的三个革命性转变之外,黄色新闻时代还开创了如下革命性的历史:

一、拔粪运动和民间立场

普利策和黄色新闻时代的巨人们,开始在报纸上大量登载关于政府贪污、腐败、渎职等消息,民众为之鼓舞,官僚为之胆寒。甚至有一个专门的英文单词来指称这一类报道和这一类记者——“Muckraker”——这个单词愿义为扒粪者,后来专指报道政府丑闻的记者,是罗斯福总统身陷和普利策之间的4500万美元贷款诽谤案官司时候说出来的。

拔粪运动既是新闻自由的产物,也捍卫了新闻自由本身。媒体因为对政府恶行的报道赢得了市场,更赢得了尊重。黄色新闻时代的报纸都有一个非常鲜明的性格特征:民间立场。他们站在百姓的立场说话,用百姓的声音说话。这是大众传媒时代,最可宝贵的媒体精神,这种精神是如此可贵,以至于在拥有新闻自由的国度里,可以用宪法去保护媒介的在野精神,以及此原则下可能导致的冒犯、冲突和误解——例如,让我羡慕不已的萨利文案,以及罗斯福诉普利策诽谤案。

二、关注边缘和底层人群

对政府保有清醒的态度和刻意的距离,是黄色新闻时代的主流媒介立场和姿态,另一方面,传媒俯下身段,亲近大众。这不仅仅表现在报道原则上的受众本位,也体现在对边缘和底层人群生存状态、世俗苦难的关注。例如,普利策接手世界报之后,有意识地报道国外移民、妇女的生活状况,在犯罪报道中,也将努力破除对边缘人群的刻板成见。

三、倡导社会运动,

黄色新闻时代有作为的报纸,在倡导社会运动上也不遗余力。例如普利策对捐赠自由女神像的运动发起。

除了这三项特征外,黄色新闻时代对新闻业务的贡献也极大,我们今天的操作手法,从本质上仍然没有脱离黄色新闻时代的价值观和编辑方针。

一、客观主义的报道手法

黄色新闻时代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其煽情主义的报道手法,并将之当成彼时代最大的新闻业务特征,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在普利策和赫斯特竞争之后,准确说,在美西战争之后,普利策已经意识到煽情主义的报道手法需要修正,否则媒体的公正性将会受到质疑,商业利益也无从保证。

煽情主义的报道手法,粗放的看,由以下三个部分构成:

1、内容选择:投其所好,不惜迎合

2、报道手法:夸张耸动,不惜造假

3、编辑手法:丑闻、性、小道消息集中

在黄色新闻时代的后期,上述三个方面,除了第2个方面,其他没有改变。然而,也正是第二点的修正,导致了客观主义的新闻报道手法出现。普利策后期不止一次地在报道手法的严肃性和准确性上对职员严加约束,“准确!准确!准确!”成为世界报最大的新闻理念和报纸信条。同时代的美联社,严格区分报道和评论,把记者意见从新闻报道中尽可能地抽离,使报道更为客观、公正和准确。也正是客观主义的报道手法挽救了因为美西战争而声名狼藉的纽约媒体,一大批负责、严谨的媒体出现了,例如《纽约时报》

二、编辑主导制的报业运作手法

黄色新闻时代之前,报纸运作还没有到达工业化生产的阶段。报人身兼记者、评论作者和编辑的身份。普利策将编、采职能分开,以编辑为选题中心和报纸制作中心,使信息生产效率获得了极大解放。

三、分栏、大图片、彩色印刷

普利策接手《世界报》之后,最直观的改变就是在报纸版面上,他第一个开始使用大图、多图的编辑手法,对报纸进行分栏,标题加大变粗,使用多行标题。在赫斯特加入占据之后,普利策率先使用四色印刷。这些编辑手段,今天依然是世界报纸最为主流的编辑语言。

四、品牌宣传与报纸营销

因为低廉的2便士的售价,报纸无法从发行中赢利,因此,广告收入成为报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普利策意识到发行量——品牌——广告这个逻辑链条的重要性,率先在报头下标注发行量,进行品牌宣传。同时,他改造报纸的广告部门,今天我们依然沿用的刊例制度也是普利策所创。

凡此种种,都是黄色报纸时代的创举。今天,当我们走进中国或者世界上任何一家报馆,无论他的办公大厦是寒酸的,还是堂皇的,无论他的编采人员是以公众利益为主要原则还是以商业诉求为主要导向的,无论他是属于宣传部管辖的,还是受新闻法制约的——他们的编辑手法、价值理念、营销策略,原则上都没有背叛黄色新闻时代所开创的方法、原则和精神。

难道,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不值得我们这些新闻晚辈心生敬意和追怀吗?这样一些伟大的传媒原则,不值得我们用良知和超越意识形态的新闻理想去捍卫吗?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

 

对“黄色新闻”的标准指控是这样的:Yellow journalism is a pejorative reference to journalism that features scandal-mongering , sensationalism , jingoism or other unethical or unprofessional practices by news media organizations or journalists.

三重罪:贩卖丑闻、煽情主义、黩武主义。两顶大帽子:不道德、不专业。

贩卖丑闻:指的是黄色报纸大量刊载凶杀、诈骗、强奸等犯罪新闻,热衷于揭露名人丑闻和政府贪腐问题;

煽情主义:指的是哗众取宠、渲染夸张的报道手法,为了制造轰动效应,吸引公众注意力,刻意放大、杜撰事实。在编辑语言上,使用大图片、多行标题等视觉语言强调版面冲击力;

黩武主义:指的是媒体利用或者迎合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沙龙主义的公众情绪,在国家利益收到损害或者威胁的时候,力主用军事手段对付他国,制造、鼓吹战争。

对黄色新闻不道德的罪名判定,主要是基于丑闻贩子和战争贩子两项媒介身份,不专业,则主要指报道新闻的分寸和手法。

如果按照这三项罪名来界定当今中国媒体,可以完全和黄色新闻脱开干系的或许只有《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是不是也有黩武主张?)和《新闻联播》,看看市场化的综合性日报,哪家不是刀光剑影?专业类的体育、娱乐媒体哪家不是把名人绯闻、裙底风光奉为圭臬,当成提高发行收入的不二法门?哪家网站不是网络暴民横行?唯一一类这三项指控无涉的,或许是财经类媒体,但是,我认为中国真正有罪的媒体恰好就是财经类媒体,财经记者群体素质——从新闻素养和职业追求上看,也远不如绝大多数调查记者、机动记者、体育记者和娱乐记者、时政记者——这话有些绝对,也得罪人。爱听不听。

问题是,这三项指控的确属实吗?第二,黄色新闻时代的主流仅仅是这三项指控吗?如果不属实,是不是黄色新闻时代的诸多罪名可以平反?如果不是主流,是不是我们应该给黄色新闻时代,给黄色报纸一个公正的评价?

我绝无史海钩沉的兴趣,甚至连给黄色报纸平反的冲动都不强烈。我之所以如此关注黄色报纸,恰恰是这三项罪名在目前的互联网新闻是成立的——甚至,要远甚于100年前的黄色新闻时代,其影响力也远广于两家报纸的覆盖读者群。如果不能对黄色新闻时代真正的精神内涵做出清晰地梳理,我们总有一天,也会象普利策、赫斯特一样,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

美西战争的胜利,让赫斯特的政治野心膨胀起来,为了获得共和党内部总统选举提名,更为嚣张放肆地在《新闻报》上鼓吹个人政见和主张,以至于《新闻报》的专栏作家公然在报纸上叫嚣要刺杀当时的美国总统麦金利。1901年9月,麦金利总统被暗杀,杀手的口袋里赫然揣着鼓吹刺杀总统的《新闻报》!

暴行让公众愤怒,赫斯特自此变得声名狼藉,郁郁终生。

普利策在新世纪来临之后,检讨了世界报的在19世纪最后10年的办报方针,总体风格上变得严谨、客观,“准确,准确,准确”成为《世界报》新的信条。但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在持之不懈地与贪污、腐败、贿赂等政府丑闻做斗争之后,1911年10月29日,普利策去世。在他去世后的第6年,按照他的遗愿设立的普利策奖成立。时至今日,获得普利策奖已经成为美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和每一个新闻工作者的必胜梦想。

英雄死去,史诗终结!

从1882年普利策买下世界报到1911年,29年的时间,世界新闻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人类传播自此真正进入了大众传媒时代。黄色新闻时代,尤其普利策在世界报所践行的若干新闻业务原则和操作手法,时至今日,仍然是世界上大多数报纸的主流操作手法和媒介运作手法。甚至在互联网新闻勃兴的当下,仍然是无数新闻人秉从的业务原则。

黄色新闻时代留下大量珍贵的遗产,却从来没有(以我的学养,我可以肯定地说,至少在中国主流新闻业界和学界)对黄色新闻时代的成就做出公允的评判,最开始是刻意的抹杀,再后是曲解,最后是彻底的遗忘!

若不是下面两端话和以普利策名字命名的奖项,或许连普利策这个新闻史上最伟大的巨人,也会因为其“黄色新闻之父”的身份,被妖魔化为小丑、窥私者、嗜血者和煽动仇恨的暴徒。

1883年,普利策总结《圣路易斯邮报》的编辑方针时说:报纸将永远为争取进步和改革而战斗,决不容忍不义或腐败;永远反对一切党派的煽动宣传,决不从属于任何党派;永远反对特权阶级和公众的掠夺者,决不吝啬对穷苦人的同情;永远致力于公众福利,决不满足于仅仅刊登新闻;永远保持严格的独立性,决不害怕与坏事做斗争,不管这些事是掠夺成性的豪门权贵所为,还是贪婪穷人之举。

1904年,世界报报道了揭露美国政府和法国运河公司的4000万美元投资黑幕,身陷罗斯福总统的诽谤指控。普利策在《北美评论》发表文章,总结了他的新闻信条:我们的共和国将与媒体共存亡。拥有训练有素、是非分明、有勇气为正义献身的智能型报人的有能力、公正、具有民众精神的媒体,就能够维护那种公众品德,而缺乏它,人民大众的政府既虚伪又令人嘲笑。一个愤世嫉俗、唯利是图、蛊惑民心的媒体,最终会制造出一个像自己一样卑劣的民众。塑造共和国未来的力量掌握在未来的新闻记者手中。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

2007年08月25日

如果没有美西战争,史家或许对黄色新闻的批判就不会象今天这样激烈、片面,或许能给黄色新闻和黄色新闻时代一个公正的地位,黄色新闻时代的精神遗产或许也能够得以完成的继承。

回到普利策和赫斯特之间的发行量大战吧。19世纪末页,美国的军事力量日渐强盛,和近邻的西班牙殖民地之间的利害关系越来越重要。大批美国侨民在西班牙所属的古巴、波多黎各、菲利宾等地生活、商旅。从1893年普利策接管《世界报》开始,就大量报道美国侨民在西班牙所属殖民地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迎合大国沙龙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氛围,这种报道从来都是受民众欢迎的。在发行量的刺激下,《世界报》开始了一些夸张的报道,渲染殖民地的土著民所遭受的非人虐待和美国侨民的悲惨境遇。一开始,报道还只是夸张,但当赫斯特卷入发行量大战之后,报道的底线越来越低,大量捏造、耸动、激发美西矛盾和民众仇恨情绪的“新闻”出现在版面上。这是当时刊载在赫斯特《新闻报》上的一张图片(漫画):西班牙人脱光美国女游客的衣服进行入境检查。

在这样的猛料刺激下,一方面是美国民众的仇视情绪越来越烈,一方面是美国政府遭受公众压力越来越大(同时,麦金利总统及其幕僚也觉得控制西班牙殖民地的时机基本成熟),另一方面,是赫斯特《新闻报》的发行量和广告收入节节攀升。在此情境下,普利策的《世界报》也只能用夸大甚至是完全捏造的“猛料”来迎合民众情绪,大量古巴经济崩溃、民不聊生、数十万古巴当地居民被殖民者虐杀的报道见诸报端。

1898年2月,事件的发展到达了临界点——美国在哈瓦那护卫美国侨民的“缅因号”战舰离奇爆炸。这种突发灾难性事件历来是媒体最重视的新闻,《世界报》和《新闻报》更是如获至宝,拿出头版,用渲染的大幅漫画来报道此事,看看当时的版面吧:

这是普利策的《世界报》的报道,标题直接把原因归咎于西班牙人,漫画更是把缅因号画得体无完肤、惨不忍睹。

向来比普利策更为激进的赫斯特更是耸动,标题直斥西班牙人为敌人,是蓄意挑战,而非一般事故。还悬赏5万美元捉拿纽因号暴行的凶徒。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新闻报道了,而是在挑动民众情绪,进行战争动员。

穿越历史的迷雾,我依稀看到赫斯特在当天报纸中表达出来的愤怒,其实神色可疑。赫斯特和《新闻报》当天的表现,与其说是一种爱国主义激发下的盲目冲动,不如说是商业利益驱使下的精心谋划。在版式、图片、标题组构的符号迷宫中,表象的情绪是愤怒,内里的情绪是一个新闻商人抑制不住的兴奋、激动。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或许可以证实我这个看似主观的推断:

早在赫斯特、普利策开始在报纸上宣扬对西仇恨的时候,赫斯特派出记者到古巴准备采访即将开始的“战争”。一个月后,记者发回电报:“这里一切平静,没有战争”,大佬赫斯特回了一个在新闻史上非常著名的电文:“你提供新闻,我提供战争”。

写到这里,我想起今日中国新闻界,每当我听到某某媒体准备“策划某某大新闻”的时候,就会想起赫斯特的这句惊世骇俗的电文——新闻,在这些新闻人的面前,不是应该去尊重的事实,而是可以随意设计、制造的橡皮泥。缺少对事实的敬畏,就会丧失新闻和新闻人的尊严,这是在回顾100多年前这个惊心动魄故事时给我的启迪。

很大程度上,这场维持了6个月的战争不是美国政府,更不是美国人民和西班牙人的矛盾,而是普利策、赫斯特两个媒介大鳄策划、渲染、胁迫下的战争,这在媒介史上、外交史上、战争史上可能都绝无仅有,是油墨蒙蔽了事实真相,是新闻纸点燃了战争之火。伴随着美国海军的大捷和《世界报》、《新闻报》的发行量、广告长红,是黄色新闻时代最黑暗与丑陋的暴露,是新闻伦理和新闻底线的彻底崩塌。事实,不再是新闻人奉为圭臬的圣经和生命,而是卖笑的娼妓,任由蹂躏,换回收益。

又想起现世中国。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媒体开始了市场化演化,一些城市的报业竞争加剧,发行量大战、价格战、广告战、新闻站、线索战,此起彼伏。一般来说,竞争激烈的城市,报业的发展水平、报人的职业水准、报纸的操作水准都会较强。例如,广州,因为有三家报团的激烈竞争,整个城市的报纸运作水平远超中国其他城市,也因此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报人。但一些竞争同样激烈的城市,报业水平却非常低下,报人的整体素质也没有得到提高。例如南京、昆明。这两个城市的一些媒体经常弄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或者是啼笑皆非的“新闻”,是否也和当年的《世界报》和《新闻报》一样?竞争让新闻人操纵读者的水平见涨,也让新闻操守沦丧,让操作底线失守,让媒体和媒体人的尊严荡然无存。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

黄色新闻,源自于一个媒介勃兴的辉煌时代,源自于两个媒介巨人的生死搏战,源自于一个叫做YELLOW KID的黄色小人。

就是他

19世纪90年代,纽约两家报纸激战正酣。一家是普利策主掌的《世界报》,一家是赫斯特主掌的《新闻报》。美国在1880年至1900年之间,报业公司的数量从850家增长到1967家,增长了一倍多。93%的家庭都是报纸订户,是79年代的3倍。美国报业从政党报纸的谩骂、诽谤和中伤中挣脱出来,发现报纸不仅仅是阐述政党方针和意见的工具,同样也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在金钱的刺激下,美国报纸迎来了第一个勃兴期。

普利策作为世界新闻史上最为著名和出色的报人,1883年购买下《世界报》,开始了瑰丽奇才的一段媒介传奇。

《世界报》本是一家没有多大影响力的亏损小报。普利策接手后,改变办报方针,开始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变革,降低售价为2便士12个版,采取争取新移民、妇女、底层民众的内容方向,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将世界报变成纽约最为畅销的报纸。由于普利策有着浓厚的政治情节,因此,世界报不仅仅热衷于煽情主义的报道,也积极举办活动,利用社论点评时政,因此,世界报也开始在政治上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世界报的巨大成功,刺激了另外一个新闻巨人的苏醒。他就是电影《公民凯恩》的原型——媒介大鳄赫斯特。这个金矿主的儿子潜心研究普利策的办报手法,1895年,赫斯特买下纽约《新闻报》,展开了一场与普利策的生死较量。相比于普利策的煽情主义做法,赫斯特更为火爆,诸如“通奸”、“谋杀”之类的词汇不绝于报端。除了内容上的全面学习,赫斯特更甚普利策一步,将报纸的售价降到1美分一份,开始和普利策短兵相接。

面对年轻对手越来越凌厉的攻势,普利策一方面开始谋求在内容上做出更大的革进,一方面也相应降低报价,与赫斯特正面交锋。1895年,《世界报》聘用画家理查德.奥特考特为其创作一组名为“黄孩子”的系列漫画,后改用彩色出版,广受欢迎。面对此景,赫斯特暗中挖角,将普利策的这个宝贝漫画家用高薪挖走,转投《新闻报》。普利策无奈只好请人代替理查德.奥特考特继续黄孩子系列。一时间,纽约两家最大的报纸版面,每天都出现着这个秃头、豁牙、穿着睡衣、神情呆傻的黄孩子。另外一张比较正经,但读者寥落的媒体《纽约客》,带着醋意在报纸上攻击这两个打得你死我活的报纸,借用“黄孩子”的形象,称这两家报纸所作的新闻是“黄色新闻”,此词一出,不胫而走,成为以煽情主义为主要报道方针、以犯罪新闻、市民新闻为主要报道内容的新闻种类的统称。

这就是“黄色新闻”一词的来历。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

“黄色”即色情,这一互指关系是聂耳发明。但为什么聂耳会作此关联?在王鼎均先生的《我爱自来水》中,谈及旧上海有“黄色歌曲一说来自于黄色新闻”的故事。身在大都市的年轻聂耳,想必是从黄色新闻的称谓中获得了启发。

旧上海30年代,小报发达,不下几十种,大多为晚清落魄文士、名流闲人或关注市民生活的新文学作家,其中比较有名的有《社会日报》的陈灵犀(陈是评弹名家,曾被蒋介石封报,第一个以“开天窗”的方式抗议。)、《晶报》的余大维。这些报纸和报人关注底层生活,迎合市民趣味,办报方针上类似于美国19世纪末的黄色新闻时代的报纸,因而被左翼作家痛扁,斥之为“黄色报纸”。

问题是,黄色歌曲的黄,和黄色报纸的黄,是一个黄吗?聂耳指斥的黄色歌曲,为色情、靡靡之音、亡国之音的指代。黄色报纸的黄呢?是色情吗?

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黄色新闻,作为新闻史上极其重要的一个概念,,真正的语义被偷换、曲解。黄色新闻,不仅不像俗常理解中的不堪、下流、颓废,相反,黄色新闻的理念,黄色报纸在媒介发展史甚至是信息思想史上都应该有其不能被抹杀的地位和价值。在新闻史研究中,有把黄色新闻人的人性特质和流派评价混淆,把报纸的具体报道主张和流派立场混淆的“故意”,在国内,更是把黄色新闻、黄色报纸视为洪水猛兽,不仅收到主流意识形态的绞杀,也被自诩有“新闻理想”的媒介沙文主义者暗伤。即便是在市场化媒体风起云涌的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各种传统禁区在商业主义的冲击下分崩离析,黄色新闻和黄色报纸依然是最最深沉的魔咒,无人敢碰。黄色新闻,是人类传播史和信息史上最为重大的理论和实践转变,在另外一个重大转变发生的今天(互联网),我去回溯黄色新闻的历史、流变、被刻意曲解和妖魔化的过程,心里充满对媒介史诗时代的美妙想像,也使我暂离困顿萎缩的当下,腾身一跃,进入光明、平等的信息民主的未来时空。

我来还原黄色新闻和黄色新闻时代的真相。

我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

淫荡的黄色词汇家族在互联网时代,延伸出来“黄色网站”、“黄色游戏”等新的特指词汇。无论后缀的内涵、外延如何,只要有了“黄色”的前缀,便有了摆脱不掉的被扫荡和清洗的命运。这个黄色词汇家族,带着耻辱、下作和放荡的基因,宛若令人作呕的蟑螂,总在阴暗、油腻的角落里潜伏,但是顽强、警惕、灵活。它们油炸不透、刀砍不烂、火烧不死,看似无处遁形,然而无所不在,琐碎而急迫的诉说着床帷之秘。

奇怪的命运,让人忍不住溯源语词的血缘。在我可以找到的互联网资料中,最早把黄色和色情联系在一起的词,是“黄色歌曲”一词,在前一段时间网上流行的一本奇书——《如何鉴别黄色歌曲》的影印pdf版中,我总算找到了“黄色歌曲”说法的出处。1980年,《文汇报》发表一篇《从鉴别靡靡之音的尺寸说起》的文章,文中说起了黄色歌曲说法的起源,“为上世纪三十年代聂耳批判当时那些色情的歌曲开始使用的词”(《如何鉴别黄色歌曲 p37》),在另一篇名为《因势利导 循循善诱》的文章中披露了更多细节。9.18后,聂耳批判其恩师黎锦晖先生的作品《桃花江》为“亡国的靡靡之音”,首次使用了“黄色歌曲”一说。而黄色歌曲,大体指“色情、肉麻的,轻薄、佻挞的,消极颓废、悲观厌世的,疯狂混乱、刺激感官的”东西。

至此,“黄色”由一个华贵、尊严的帝王之色,蜕变成色情、轻佻的语义词根。进而延伸出今日庞大的“黄色”词汇家族,成为今日国人耳熟能详,却又欲罢不能的精神消费违禁品。

而这浩大的一切,竟出自于国歌作者聂耳的一次弑父之举,让我震惊!

(1930年,19岁的聂耳考入黎锦晖先生创办的“明月社”,被黎锦晖先生悉心培养、调教(相关文章),聂耳的作曲和和声知识就是黎锦晖所教。1932年,聂耳因为出任《芭蕉叶上诗》主角意愿落空,迁怒黎锦晖,匿名在报上发表泄愤文章《评黎锦晖的芭蕉叶上诗》,后被发现,离开明月社。

(黎锦晖先生是中国现代音乐的创始人和旧上海流行文化的缔造者之一,除了聂耳之外,周璇、王人美等在旧中国光彩夺目的明星都是他的弟子。沉淀在中国无数人儿时记忆中的“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就是黎锦晖先生的儿歌作品之一。)

PS:

如何鉴别黄色歌曲》全书下载,太逗了,推荐!

介绍黎锦晖先生的两篇文章:

历史将卸下音乐老人背负的“黄色十字架”

黎锦晖的人生旋律

黎锦晖先生简介:

 

毛泽东的同乡,曾经是聂耳、周璇的领导。

生于1891,卒于1967。

1912毕业于长沙高等师范

1916参加北京大学音乐团活动

1920—1927在上海任职中华书局主编《小朋友》周刊;创办中华歌舞专科学校

1928组织中华歌舞剧团赴南洋演出

1929返沪后改组称“明月歌舞剧社”至1936

抗战中赴重庆

1940任中国电影制片厂编导委员

解放后长期在上影工作

主要作品:

儿童歌舞剧:《麻雀与小孩》《葡萄仙子》《月明之夜》《小小画家》等

歌舞表演曲:《可怜的秋香》《好朋友来了》《努力》等

“商业歌曲”:《毛毛雨》《特别快车》《妹妹我爱你》《桃花江》等

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中,《桃花江》等作品曾遭聂耳的唾骂。

 

感念黄色时代(一)扑朔迷离的黄

感念黄色时代(二)国歌作者竟是黄色之父

感念黄色时代(三)为黄色新闻招魂

感念黄色时代(四)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感念黄色时代(五)新闻纸点燃战争之火

感念黄色时代(六)史诗终结

感念黄色时代(七)罪与罚

感念黄色时代(八)普世的传媒原则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