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5月30日

阿美叫何世美,羌族,四川省汶川县龙溪乡马灯村人。5年前阿美13岁;5年后阿美18岁。

这是5年前的阿美;

5年后的阿美是这个样子:

拍照的那天是5月26日,中午12点。记者发回短信说:阿美在请我们吃樱桃。她家在工地废墟上。正在给我们做蛋炒饭和腊肉。

地震发生后的第三天,我们就开始找阿美。前方7个记者,分配了四个人在寻这个女孩。汶川进不去,三条路都断了,他们步行,冒着生命危险——不为采访,只是去找这个女孩——记者许晓从前方发回的短信这样写着:

5月15日19点26分28秒:便车加徒步抵达北川

5月15日20点14分05秒:尸横遍野,尸臭极浓

5月15日22点20分15秒:唯一的一块的安全开阔地上,有50具以上的尸体。今夜同眠!

这是几百家媒体中最诡异的一支采访队伍,这是所有采访计划中最不可思议的一次设计,这是性价比完全不对等的一次新闻策划。

一直到今天,我们没有发回一条新闻稿。

今天下午4点,我们第四批记者登上飞往成都的飞机。增援!

为了阿美!

2008年05月28日

写博客,是因为有话要说。不写博客,是因为想说的不能说,能说的不想说。与其唧唧歪歪,不如收声。

如果不能面对内心,写作有何意义?如果不能真实说话,生存有何意义?前者是我有没有直面自我卑微的勇气,后者是质问周遭凝血一般的空气!

还是需要写下去,正如总是需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