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9月26日

开策划会的时候,我就说,希望大家神七这一仗,不要生气,但要神气。

今个第一天,我们的原创视频大受好评!颇为神气。大家看看:

 

   视频网站说我们是恶搞,其实不是,我们是善搞。所以有存活空间——反正时至23点,没有被删除。

   对我们来说,也有几个心得:

   1、没有原创,没有品质。只靠来料加工的门户网站,不重视自我生产,不重视网友原创,没未来;

   2、新闻战役,先比有没有,再比好不好。与其在大家都有的那些项目上劳神费力,像企鹅那样做那些个山寨专题,不如另辟蹊径,搞搞新意思。但,新闻的基础万不能丢,这是主食。新闻的速度、信息量、页面处理、标题制作、大专题,那是基础需求,主战场不能输;

   3、在几大门户,新闻主战场都大差不差的情况下,新闻战役,功夫在诗外。但是这点专指几大门户,新闻的基本功都没过关,快速和海量都没搞明白的,补课先;

   4、不管是恶搞,还是善搞,核心还是搞。“搞”是对传统新闻报道方式的反动和解构,是互联网的语法,是互联网的语境。这是那些优越的传统媒体同行需要学习的。不要说粗糙,也不要说档次低,想想为什么这些能火,多想想,或许就能明白互联网的语法是什么了。

   骚情两句。互联网新闻,不是懂经典的新闻操作就可以玩得转的,也不是懂互联网,是个资深网友就可以玩得转的,没那么简单,水深着呢。我反正是越做越惶恐,越做越心虚。

   也越做越喜欢。

2008年09月25日

今天神七上天,几家的3D动画都出来了:

网易的浪人的狐狸的企鹅的

除了我们,另外几家都是水晶石做的,据说价格都在30万之上,我们是8万。水晶石的特点是画面效果好,配乐、场景都非常成熟。唯一的缺点就是“假”——所以“烟花脚印”都被看出来了,呵呵。

卯着劲做3D,一是因为发射之后,视频资料缺;二是有人做了,其他家不做就寒碜,至于用户是不是非常不爽,我看也未必。所以,花大价钱做3D,说到底是面子问题。

几家的竞争关系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必须做,而是不能不做。例如奥运。从媒体竞争的角度看,奥运这一仗,别看大家都在吹,其实都是败仗,投入和产出严重不符。但不能不做啊,一者,党国伟大的议程设置,弄得那几天除了奥运啥事都没了,你不做,人民群众不答应;二,政治因素,你若是不做,不是明摆着和党过意不去嘛。

如果条件充分,我选择的做法,就是不做奥运,不仅不做,还大声说出来:老子避运!从媒体竞争的角度看,这种差异化策略,决不是漏勺。

今年做3D,开始是和一个军方机构谈,对方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又想大价钱卖3D,又怕出事,谈来谈去,把我们的小帅哥折磨得没个人形,还是没搞定。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做,累得半死,效果就是上面的链接,和其他家的大差不差。稍微可以聊以自慰的是钱花的少些,不算冤大头,充其量只是个冤小头。

明年,我得狠点,就不做3D了。从央视扒。小头的钱都给省下来。

2008年09月23日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因冥冥的指引,在巨痛中寻找一个素昧平生的姑娘,只因她寄托着希望;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坚持下去,忍受着无数网友的责难和那些微小的,微小的与我们心心相惜的体谅——要知道,在一些时候,理解比辱骂更让我不堪,让我绝望;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汶川被遗忘的时候,用微薄的力量,去提醒人们不要遗忘;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用50部相机,50双眼睛去看拒绝旁观之后的那道山脊,那些蓝天,那个撑伞的女孩,那些奇怪的,无处不在的,光亮!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庸俗和炒作的公司道义压迫下,在最最亲爱的兄弟们的不解中,去找寻最初的感动,去满足那些莫不相识的汶川乡民的愿望——呵呵,阿美梦想坐一次飞机,马瑜蔓不知道什么是棒棒糖;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用不可能的艺术水准,去拿一个中国最高摄影节的大奖;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任悦——一个有着高越艺术水准和审美眼光的摄影学者,陪伴我们,引领我们从北京到汶川,从汶川到平遥,陪我们实现梦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今晚,在闪光灯和晚会音乐中,让阿美走上台去激动万分,永生难忘!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爱媚、胜春,夏小赖,等等等等,在未来的时光中,必须把今夜反复回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客栈的服务员小青,在夜里给我们留门;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无数支啤酒和忘了几斤老白汾;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竞争对手,不相识的路人和丁磊都给我们赞美;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秋雨打在平遥灰色的城墙;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午夜1点在客栈的楼梯上合影,都在大笑;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杨虹在广州和我们息息相关,网易新闻的兄弟们共享荣光;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从汶川接来的10个乡民明天去长城,现在进入梦乡;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不再言说那80年代的旌旗、人海和血光,而是说,现在,现在也有使命敲打灵魂的巨大声响;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我们的梦想得以实现,而我们的梦想仅仅是实现他人的梦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终于体会到现在的伟大,承认每个人的不俗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