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因冥冥的指引,在巨痛中寻找一个素昧平生的姑娘,只因她寄托着希望;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坚持下去,忍受着无数网友的责难和那些微小的,微小的与我们心心相惜的体谅——要知道,在一些时候,理解比辱骂更让我不堪,让我绝望;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汶川被遗忘的时候,用微薄的力量,去提醒人们不要遗忘;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用50部相机,50双眼睛去看拒绝旁观之后的那道山脊,那些蓝天,那个撑伞的女孩,那些奇怪的,无处不在的,光亮!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庸俗和炒作的公司道义压迫下,在最最亲爱的兄弟们的不解中,去找寻最初的感动,去满足那些莫不相识的汶川乡民的愿望——呵呵,阿美梦想坐一次飞机,马瑜蔓不知道什么是棒棒糖;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用不可能的艺术水准,去拿一个中国最高摄影节的大奖;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任悦——一个有着高越艺术水准和审美眼光的摄影学者,陪伴我们,引领我们从北京到汶川,从汶川到平遥,陪我们实现梦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今晚,在闪光灯和晚会音乐中,让阿美走上台去激动万分,永生难忘!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爱媚、胜春,夏小赖,等等等等,在未来的时光中,必须把今夜反复回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客栈的服务员小青,在夜里给我们留门;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无数支啤酒和忘了几斤老白汾;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竞争对手,不相识的路人和丁磊都给我们赞美;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秋雨打在平遥灰色的城墙;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午夜1点在客栈的楼梯上合影,都在大笑;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杨虹在广州和我们息息相关,网易新闻的兄弟们共享荣光;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从汶川接来的10个乡民明天去长城,现在进入梦乡;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不再言说那80年代的旌旗、人海和血光,而是说,现在,现在也有使命敲打灵魂的巨大声响;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我们的梦想得以实现,而我们的梦想仅仅是实现他人的梦想;

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终于体会到现在的伟大,承认每个人的不俗和力量。


5条评论

  1. 张兄好长时间不写了,坐个沙发

  2. 好久不写文章了

    难得一见 又让我眼睛一亮

    自从柴静的博客不更新以后 新闻界我看的博客只有您了

    希望能坚持下去 影响别人 也让自己更卓而不群

  3. 看到眼睛都花了~~~ |||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