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报》100年令人尊敬的生涯中,发行量从来没有超过30万,而且还有一部分订户来自于没有太大广告价值的海外。它的广告也少得可怜,甚至不如一些社区性的小报。这是一个尴尬的事实,与它声名在外的报纸质量的美誉和国际性大报的身份极端不匹配。

说句通俗的——叫好不叫座。

不要纳闷,更不要惋惜。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比如,现阶段的《南方周末》,在比如,那些牛逼的电影,牛逼的音乐,牛逼的书籍。不要纳闷,我告诉你真相:
在大众文化领域(记住,在大众文化领域),叫好不叫座,事实上,只是,因为,这份报纸、杂志、电影、音乐、书籍不好,起码是不够好。

《箴言报》就是一张看上去挺好,但事实不好的报纸。
它只有24个版。信息量严重不足;它热衷与对国际事务的分析和讨论,但鲜有比较扎实的采访和事实的报道,请看
这里,还有这里, 这两篇都是关于中国事务的报道,从技术上看,极其轻飘草率,随手拽一个李大婶王大妈,听他们抱怨两句,就忙不迭下结论,做分析,深怕别人不当它是中国问题 专家(不过敝国大多数当红的国际问题专家也都差不多路数);《箴言报》提出的解释性报道没落也是同理,解释性报道的学理逻辑是:我看破历史真相,洞穿千年 迷局,尔等小儿坐下来听我一一道来——日,听丫说晚了还得掏钱说好。

人民群众的确总是被骗者,但人民群众总是在一个骗术中醒来,落入下一 个骗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百年不变的那套掉包碰瓷的老把戏,不被人民群众唾弃那才是对不起基督。小人之心一下,《箴言报》拒绝烟酒广告,拒绝奢侈品和 旅游广告,我想,其实不是拒绝,而是这些广告主看不上这区区30万的发行量,不愿意投放——这才接近事实,符合逻辑。

唉!总是这样,远看是圣女,走近是丑女。


2条评论

  1. 说的好。

  2. 此篇不敢苟同。 箴言报在过去的30年中从来就没有挣过钱,一直是亏钱。但是各种教区和读者的捐助足以养活他们。他们没有跟纽约时报这样的报纸竞争,深入报道在上层社会还是有很多受众。此报虽不挣钱但在华盛顿等政治高层汇聚区确是人手一份。

    其从来不用AP新闻,直接采用各地驻地记者的手稿也是其他报纸所无法比拟,对于这么一份“小报”, 养这么多记者实属不易。 而这也保证了其独立很强有力的声音。 911以后,美国媒体都在控诉杀人凶手,要找到本拉登、对中东人的仇视等等就连纽约时报也不能脱俗。 而箴言报恶狠狠仍处一个专题“Why do they hate us?" http://www.csmonitor.com/2001/0927/p1s1-wogi.html 详细探讨了中东地区对美国的仇视及原因,以及美国在这个问题中应该承担的责任。 这对于当时所以的媒体来说都是一个耳光。 当然不能用个例推全部。 但是就这一篇文章,箴言报就不该归为丑女。 而这个文章的作者,正是写胡同拆迁的记者。他当时刚刚从中东调到北京没有1年。 深入需要时间积累,虽然浅薄,但是在中国的媒体采访环境中能出此稿,也可理解。 高官也不会接受采访的, 这个他们尝试了多次,我个人可以作证。

    另外别人民唾弃,倒无所谓,反正他们和economist一样根本没想让民工买。 但是广告商唾弃他,从而他是丑女的逻辑有问题吧?30万的发行量不少了吧? 第一财经日报等报早就号称10多万份了,但是自己也知道肯定没有,就说理想估计这发行量是真的,他们现在有20万份发行量了,那也没有箴言报多。 而一财的奢侈品旅游广告好像期期都有吧? 再说,很多发行量没有5万的社区报纸,也都有这类广告,那发行量和糟蹋的问题似乎不存在了吧? 所以此报的出发点也并不是盈利,要是盈利早做太阳报去了。不用等到今天。

    另外,其网站虽然有不够即时的问题,但是从几年前他们的尝试就一直在努力,比如让全球驻外记者做播客,把他们的采访手记用视频和音频表现出来,也有一些记者的主观感受。这都是美国民众所很难从其他渠道获取的。 改为网络版,不是平面不挣钱,(虽然长期来说是的),而是需要更大的平台。 他们的周报也会在明年4月彻底停刊,这个消息时确实的。 PC Magazine每天这么多广告,还是要停印刷版了?没什么?因为网络更赚钱,思路不一样,但是殊途同归。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