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08日
今天记者节,是我的节日。
但是好像公司里没有气氛。我忍不住了,见人就喊过节好,大家都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说,嗯嗯,过节好。

过节好!

今天凌晨3点,我还在线上和人讨论陕西镇坪县出现华南虎照片的细节,研究做为网络媒体切入这个全国性(甚至可以成为世界性)事件的可能性、角度和性价比,从浩漫的信息中寻找可能的疑点、关键的证据和草蛇灰线一般的伏笔与暗语。

我很幸福。作为一个搞新闻的人,我很幸福。我知道只有这个行业才能满足我永不止遏的好奇心,对新鲜事物的追求心,对世界真相的迷恋感。也只有这个行业,才可以给我作为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才会拥有的满足感与荣耀感——是新闻让我完整。

做互联网之后,我并没有离开新闻。相反,如果说以前我做的是一种有节奏、有刊期的“有缝新闻”,那么我现在我做的是没有刊期、真正24小时全天候的“无缝 新闻”;以前我做的是通过自己的喜好来选择新闻的“主观新闻”,而我现在做的是实时监控用户反应之后的“客观新闻”;以前我做的凭借一己之力,带着英雄主 义色彩的“浪漫新闻”,而现在我做的是能集合大众之力,让他们参与、互动、鉴赏、挑选的“公民新闻”。

这是我现在的幸福。

再也回不去了,我不会再去做传统意义的新闻。

今天sw问我,你凭什么能够保证我们介入华南虎新闻会比传统媒体好?

我说,有三点:一、我们有钱;二、我们有时间;三、我们有人。我们有钱,不仅因为客观上和一般的媒体相比,我们的操作经费要充裕许多,更是因为传统媒体花 钱只能得到一篇报道,而我们花钱不仅仅得到一篇报道(甚至可以不在乎是否得到一篇报道,因为有更多、更有价值的东西值得花钱),所以我们愿意花钱;二、我 们有时间,除了大小S,我们其实没有竞争对手,所以我们无需在发稿时间的竞争压力下干活,也因为24小时出版的周期性,新闻成熟时,就是和用户见面时,所 以我们有时间;三、我们有人,不是因为我们现在三头六臂、以一当十,远远没有,互联网媒体的新闻素养普遍不高,但是我们有人,我们有无数网民是我们的选题 产生者、是我们的采访提纲设计者和采访结果分析整合者。我们有人!

如果有一些东西永远无法背叛,对于我来说,新闻肯定是!新闻与我,是一种毒品,无时无刻不在面对苦难却又总能让我灵魂出窍、飘飘欲仙。我的朋友中,总可以找到一些现实主义者,他们沉湎与新闻之美,但往往能迅速忘怀。我不可以。我终生为奴。

我很开心,我是新闻之奴。

今天记者节,我祝自己节日快乐!

2007年11月06日

曾有人辞职,旁人问我作何感想,我用李白的诗作答: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然而,大多数人可能都没看懂这句话。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说的是时光荏苒,昨日已逝,再做耽念,徒增感伤——所以,无需再想,由他去!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说的是人生不得意,称意无多,着实让人烦扰——所以,已然这么些滋扰了,何必再去想那些云去楼空、阴晴圆缺的事!

但是好多人以为我是在说那些离职的人是弃我去者,是乱我心者。

错了,错了, 不是此意!

事实上,谁可弃我去?孰能乱我心?我在我自己的中心,我在我心头端坐,哪有“弃”的道理?鼻观口、口观心、向内关照、问心无愧,谁可乱我心?

这不是故作强声,实在是病中辗转,呻吟之语。知我者谓我心忧吧!

呻吟语!呻吟语!兄弟我一唱三叹!绕梁三日!

大儒吕坤说:呻吟语,病时语也。病中疾痛,惟病者知,难与他人道,亦惟病时觉,既愈,旋复忘也。

忘!是智慧!洗洗睡去!睡一觉就忘了!

2007年11月04日

七谷书简

 
 
             巴哈欧拉
 
                               简宁  译
 
 
          
 
    以宽大、仁慈的上苍为名
 
    赞美属于上苍,她从无有中创造生命。在人的书简上铭记了世纪前的奥秘,从巴扬经典中教导他所未知的,使他成为那些全心信仰的和顺从者的“灿烂之书”,使他 能在这昧暗而沦落的时代明察创造的万物,由那圣殿,以美妙之音,从永生的顶峰讲述:每个人最终都会在他内心,以他显示之主的身份中见证;诚然,除她之外别 无上苍。因而每个人都能达到真实的顶峰,直到他们的心目中洗尽纤尘,唯见上苍。
    我表扬并赞美由神圣精粹之洋分出的第一海,从“统一水平线上”闪耀的初晨,于永生天庭升起的朝阳,由世纪前唯一的灯盏点燃的原火;他是崇高天国之阿末,临 近天使们中的穆罕穆德,虔诚之境的马末…….在那些知晓她的人心里,“无论哪位(名称)将可祈求他:它有极完善之名.”在他的庭院及伴侣们中充满丰裕、持 久及永生的和平。
    再者,我们倾听着你本体树干上智慧夜莺的高鸣,明了在你心室枝头上确实之鸽的呼唤.诚然,我吸入了你爱袍纯净的芬芳,由阅读你的启示而达到您这集会。自从 我注意你提到你献身于上苍,你通达她的生命,以及你对上苍和她启示各名及其“品质曙光之点”的敬爱一—我即从各荣光境界向你展露神圣及灿烂的标志,吸引你 进入神圣临近及善美的庭院,导引你到那仅可瞧见你敬爱及尊敬者的面庞的境地,同时如无人提及的那个年代一样望见创造的万物。
    那统一的夜莺已经在格士依业园中高唱:她说‘是时将在你心田书简上呈现微妙奥秘之文一。“敬畏上苍,上苍将赋予你智慧”你灵魂之鸟将忆起世纪前神圣的殿宇,翱翔着渴望的双翅于‘走向你主行踏之道路’的天庭,在‘供食各类果实’之园中,采集共有之果。”
    在我生命中,朋友,你将从名称及品德之镜映照出的东方精华之光,品尝那智慧源地青园中的花蕾所结出的果实,思慕将从你手中夺去忍耐与缄默的绳索,使你的心 灵在炫耀的光芒中震撼着,先使你从尘世的家园归向那。确实中心”的天庭,把你提升到那境地,你将翱翔于高空,宛如你在世上行走,你于水面移动,如你在陆地 上奔跑一般。因此这将使你,我及那些登Il缶智慧天庭者,由全权、仁慈者发出的确实之风,吹拂本体之园,更新你的内心来共同欢庆。
    安宁惠临那些依从。正道”的人们。
    并且,由寻求者的尘居,到天堂家乡之地的路程,据说有七个境界,有的称它为“七谷”,另一些叫它“七市城。”而且除非这寻求者摒弃“自我”,横越这些境界,他将无法到达那临近和谐的海洋,或畅饮这无比香甜的琼浆。第一个境界是 
       
        探寻之谷
 
    这谷的关键是耐心,没有耐心,寻求者在这旅程上不能抵达任何所在,或获得任何目标。他决不可灰心沮丧。就是努力了上百年,而仍不能景仰他“朋友”的面容, 也不可踌躇,那些找寻“为我们”的“卡比”为这信息欢欣。“依我们的意向,我们将指引他们。在他们的探索中,他们坚定地准备应付一切辛劳,时刻寻求跨越危 殆之界,进入生之境地。没有任何桎梏能牵阻他们,任何议论能更改他们的意向。
    最主要的是仆人们须洁净其内心一那是神圣宝藏的泉源一的—切痕迹,避免摹仿依从先人的旧径而闭上友谊之门,仇视世人。
    在旅程中,寻求者会到达这一境界:他瞧见所有的创造物在迷惘、困惑中寻找那“朋友”。多少个雅各在追寻他的约瑟夫,多少个情侣在匆促地寻找那所“爱者”, 全世界的殷望者在追寻“唯一敬爱者”.每一刻,他都碰到一个重大事件,每一刻,他都觉察到一个奥秘。因为他的内心摆脱了这两个世界,朝向“敬爱者”的“卡 比”,每一步都得到来自“无形领域”的帮助,使他寻求的欲望增强了。
    寻求者须有“麦伦之爱”的渴望。据说有一天有人碰见麦伦在筛着尘沙,一边流着泪珠.他们问 “你在做什么?”他回答道:“我在寻找莉丽!”他们惊喊道:“哎呀!莉丽是纯洁的圣灵,你怎么却在尘土中去找她。”他回答道:“我在每个角落找寻她,希望 能在某处找到她。”
    诚然,聪慧者耻于在尘土中找寻君王之主,但这却是真情追求的表露。“谁以真诚热心追寻的将找到它。”
    真诚寻求者专心一意搜索他所殷望的目标,爱侣除能与他的爱人结合外,没有其他的愿望。除非寻求者牺牲。一切,否则他将无法到达他的目的地.把所见,所听和 所悟的一切完全腾空,他才能进入圣灵领域和上帝的城市。我们须真情全力去寻找,才能与她畅饮重聚的琼浆;如果我们尝到那美酒,我们将抛弃这个世界。        
    在这旅程中,那位旅客寻遍天涯海角。在每张面容前他找寻那“朋友”的本质;在每一国士中他搜索那“敬爱者”。他参与各种交往,同各种人为友,希望在某些意念中,发现那“朋友”的隐密。或是在某些面容前,窥见“敬爱者”的本质。
    如得上苍辅助,在旅程中有这无踪迹“朋友”的些微痕迹,或是由上天信使闻及失踪已久的约瑟夫的声音,他将步入
 
             爱之谷
 
    并溶化在爱火中。在这城市中,呈现了欢乐的天堂。世界明亮的渴望之日普照着,爱的火焰焚烧时,它把理智的果实烧成灰烬。
现在这旅客完全忘却自己及他四周的一切。他不分无知或智识,踌躇或是确定;引导之晨或夜之错觉。他避离无信和信仰,那鸠毒是他的香膏。所以,阿达说:
 
                 无信者,谬误一虔诚 者,信心
            阿达之心,是你苦痛的原子。
 
    这谷的关键在苦痛;如没苦痛这旅程将无终止。在这阶段,那情侣除他的“敬爱者”外,没有其他意念,除他的
  “朋友”外,不寻示任何庇护.每一时刻,他于“敬爱者一的路中,奉献百条生命,每一步,他于“敬爱者”的足下,掷下千颗头颅。
    啊,我的兄弟!未进入埃及之爱前,你不能找到约瑟夫朋友的圣容;未如雅各放弃外在之眼,你绝不能揭开内在的生命;未受爱火焚烧之前,你绝不能与“殷望的爱人”作心灵的沟通。
情侣无所畏惧,凶险不能临近;他寒栗于烈火中,干燥于海洋里 
 
            情侣寒栗于狱火中
                       智者干燥于海洋里。
 
爱不承受生存,也不期望生命;他见生于死亡中,于羞愧中寻求辉煌。为表叨瘢狂之爱,须有明达理智,欲同那“朋友”作 联系,须充满活耀精神。庆幸欢乐的是那些被她绳索所圈中的颈项,及那些在她爱的路上抛下头颅的人。因此,朋友啊!忘却自我,才能找到那“无比者”,跨越世 尘,才能见到在天之家。如果点燃生之火焰,转向爱的路径你将化为虚无。
 
                爱不攫取在生之灵
                 鹰不捕食已死之鼠
 
爱使世界焚烧于每一回旋。耗尽每一块提举他旗帜的土地,上苍并不生存于他的国土中,智者在他领地无需施用号令。爱之最吞没理智之主,摧毁知识之君。他畅饮七海,仍无法抑制心中的渴望,他问道:“是否还再有呢?”他自行退缩,远离世上的一切。
 
          爱是世间,也是上天的异客;
          他内在是七十二之疯狂。
 
    他曾使许多受约束的遇难者欣喜,他的箭,创伤了不少明智者。世上的赤红是他的忿怒,人们苍白的面颊是他的鸠毒,除死他无药可治了。他漫行于山谷阴影下。爱人唇上的毒汁比蜜还要香甜,在寻求者限中,毁灭胜于千百生命。
以爱火焚毁邪恶本质的帘幕,净化及纯洁心灵,才能明悟万界之主的地位。
 
          燃上爱火焚毁所有,
          始能进入爱侣之地。
 
        如得创造者的许可,这爱侣将摆脱爱鹰之爪而进入
 
                智慧之谷
 
清除了疑惑而进入确信,从晦暗的幻觉到达敬畏上苍的导引之光。揭露他的内眼与他的“敬爱者”私下交谈;启开那真理和 虔诚之门,闭上那徒然幻觉之户。在这境界中满足上苍的恩赐,战争视为和平,在死亡中发现永生的奥秘。以内在和外在之眼,于创造之境,窥见奥秘的复活及人的 灵魂。纯洁的心明悟上苍启示的无穷神圣的智慧,于海洋中他发现滴水,滴水中窥见海洋的隐秘。
 
         剖开那原子的核心,啊!
         你将于其中找到一个太阳。
 
    旅客在这“谷”中瞧见现代真宰,除恩佑外无有其他。每一时刻他说:“仁慈上苍的创造全无瑕庇:细心视察,试看能否发现一个缺陷?”他在无正道中窥见正义, 在正义中感恩。在无知中他找得隐藏无穷的知识,在知识中开拓无尽的智慧。他摧毁了本体及欲念之笼,与永生境界的人们为伍。他登上内在真理之阶,奔向内在意 志的天庭。他驾驶着‘展示我们各方和他们本体的方舟,’航行过‘直到他们明了(这书简)是真理’的海洋。碰着不公正他将坚忍,遇到暴怒他将展露仁爱。
    曾经有一爱侣,怀念着同他离别多年的爱人,在疏远的火中耗毁了他自己,以爱的习性来说,他已用尽心中的容忍,身心疲劳,没了她,生命是毫无意义的。时间使 他憔悴,多少个日子,因怀念着她而不曾安息。多少个晚上,因苦思着她而不能入睡。他的身体已折磨得十分憔悴,他内心的创伤使他发出苦痛的呼号,他愿以万条 生命换取一睹她真容的机会都没有。医生们束手无策,故友不与他为伴。啊爱的心病是无药可治,仅有他爱人的关怀能拯救他。
    终于他的渴念之树结出绝望的果实,愿望之火散成灰烬。一天晚上,他不想再活下去,他出了家门走向市场。突然间一警卫跟上了他.他拔便跑,警卫追随不舍,不 久另一警卫也加入追逐,阻挡他各条奔逃的出路.这沮丧者内心呼号着,四外奔撞,呜咽自语道:“这警卫一定是‘依沙利儿’,我的死神,这么快地紧追我;他或 者是位狂人,企图伤害我。”他继续奔跑,流着被爱神之箭射中的血,他内心悲 愤。他来到一座花园围墙前,以说不出的苦痛,他攀上高大 的围墙,忘了他的生命,跳进园子。
    突然他看到他的爱人,手中持着一盏灯,在寻找一枚丢失的戒指。这位心内绝望的情侣,注视着他倾迷的爱人深吸了二口气,高举双手祷告:“啊、上苍!以你的荣 耀、 富裕和生命赋与那警卫,他是‘耶默利’天使,引导我这怜的人;或者他是‘意斯拉菲’天使,把生命带给我这沮丧者!”
    诚然,他的话语是恳切的。从那宛如狂暴的警卫,他发现许多奥秘的正义,瞧少的仁慈,隐藏在帘幕之后,在愤怒中,那警卫带他从渴恩爱恋的沙漠,抵达他爱者的海洋中,以重圆之光,照亮那分离的黑夜,促使远方的进入临近之园;引导受困扰的灵魂,找达心灵的神医。
    如果那情侣能看到未来之事,他定会先感谢那警卫,并为他作祷告,也将视狂暴为正义;但因未来受帘遮了,他先是呻吟,悲叹。行于知识园中的人,有先见之明,见和平于争斗中,识友谊于愤怒中。
    这些是旅客们在这“谷”中的情景;但在这“谷”上的人们,看末端和起点是合一的。而且他们也没瞧见始与终或“先与后”。住在永生城市青园地上的人也不分 “前与后”,他们奔驰自所有的最先,弃逐所有的最后。他们淡泊各界的名利,如闪电般迅速地跨越各界之特征。因而说“完全之和谐,排除一切特征。”他们建居 于精华的凉荫下。
    阿都拉主教——或许至高的上苍圣化了他敬爱的心灵——曾明确而意味深长地阐明说:“你引领我们走上那直路,”那是“指示我们正确之道,以你爱的精华照耀我 们,使我们除你之外,不倾向我们本体和其他_一切,使我们能全心向你,仅知晓你,仅注视你,除你之外无思其他”。
这些是超越这境界的,据说
 
         爱的帘幕间隔了情侣和爱人
         除此之外我再不能披露什么。
 
在这时刻,知识之晨升了起来,旅行及漂泊之灯已熄灭了。
 
         尽管拥有力量及光芒;
         帘遮的仍是摩西
         你如没有翅翼
         别想尝试飞行。
 
经常沉思和默祷,以圣灵协助的羽翼,展翅高飞,你将能探知那“朋友”的奥秘,达到敬爱者的光境。“诚然,我们来自上苍,我们将回归她的身旁。”
历经“智慧之谷”,是限制世界的底层,那旅客来到
 
                 和谐之谷    .
 
    由上苍之杯畅饮,注视着那“合一的显示”。在这境地,他刺穿复性的帘幕,摆脱情欲的境界,升入单。_的天庭。他以上苍之耳谛听,以上苍之眼窥见神圣创造的 奥秘。他步入“朋友”的内殿,如知已共处于“敬爱者”的蓬帐.他从上苍的衣袖伸展出真诚的手,他显示神秘的力量。他无视自己的名字,声誉或地位,发现本身 的声誉建立在对上苍的赞颂上,他于他自己名中瞧见上苍之名,对于他“所有颂歌来自君王”,一切的音律来自于上苍。他坐在“说一切来自上苍”之宝座上,并安 息于“除上苍外无力量及权能”地毯上。他以和谐之眼观望万物,他瞻见神圣太阳的辉煌光芒,由精粹晨曦之点,普照所有创造物,而那单一之光,反射在所有创造 物上。 
    “卓越者”明了寻求者,在每一阶段的本体意境中,所见的各种异像,是他己身的幻影.我们举出个例子,使这含意更加明确。看那太阳,虽然它由同一日光普照大 地万物,依启示君王的意旨,光芒照耀所有的创造物.但对每__个地方的显示和散布的恩宠,要依其潜能而定。例如一面明镜其反映功能,是依照镜子的敏感程度 而定。于晶体中它产生火焰,在其他物件上,它仅表现出其反映功能,而非其全部。通过这些作用,依创造者的意旨,它保持每一物体本身的质地,如我们所见到 的。
   同样的,每一物体所呈现的颜色,是以其质地而定。黄的球体.发出黄色光彩,红的发出红色光彩,这些的变化是因为物体的感受,而非来自普照的光线。如果一个地另:光被墙壁或屋顶隔绝了,它将完全失去色彩,阳光也不能普照其中。
   所以那些不健全的人,把智慧的源地,紧闭在自我和欲念之墙内,让无知和盲目的乌云遮蔽着,帘隔了神圣太阳和“永恒敬爱者”的奥秘。他们远离。“信使之主”的明确信仰的珍藏智慧,也被拒于“全惠者”圣殿之外,远离那辉煌的“目标”。这些是当代人们拥有的价值!
    如果一只夜莺,鸣叫着从泥土中飞起,停留在心之玫瑰丛荫下,以阿拉伯的音律与柔和的伊朗歌曲,唱出上苍的奥秘——仅其中的一句,能使无气息的本体受到鼓 舞,唤起新生命的活力,赋予圣灵于这世上的腐朽之骨——你将瞧见千万忌妒之爪,多少忿怒之啄,在追寻她,并倾尽他们的力量,企图毁灭她。
   诚然,对一只甲虫来说,清馨是难闻的。一位患有感冒的病人,对清新的芬芳无所感闻。因而,给予无知者的警语是:
 
        清除你脑中之污液   
        吸入上苍的新气息。
 
    简而言之,物体的不同本质已清楚说明了。所以当那寻求者注视那现身之处——就是说,当他瞧见五彩缤纷的球体——他仅接受黄,红或白色。这些在人们之中的对 立和一些浅见者所散布的黑尘,蒙遮了这个世界。有些人会注视这辉煌之光,有些会沉醉在这统一琼浆中,他们都仅瞧见那太阳的本体而已。
    寻求者们对这三种不同的境界,各有其不同的看法。这些对立的因素将继续呈现于世上。那些居于和谐合一的境界的谈论那个世界,另一些居于限制之境界,也有一 些在自我的阶段中,而其他的则完全受遮蔽了,所以那不曾看见晴天圣美光辉的无知者,发表其主见,而在每个新纪元,残害那统一海洋中的人民,那折磨本应是他 们自身应得的罪行。“如上苍要责罚那些刚愎自用的人,世上将无再有生命,但依从定约,她暂缓处决他们…”
    啊,我的兄弟!一颗纯洁的心如一面明镜,以爱之光擦亮它,除上苍外隔绝其它一切,使那真理的太阳,能在其中光耀着,而永生之晨也破晓了。届时你将清楚地明 白“我的世间,或我的天庭不能容纳我,仅有我那虔诚仆人的内心能容纳。”你将为你所渴望的新的“敬爱者”而牺牲自己。
    每当和谐统一君王的启示之光,普照在那心和灵的御座上,她的光辉呈现于四肢和每一细胞之中,那传统的隐密将从晦暗中闪耀出来:“虔诚的仆人于祷告中临近 我,直至我回应他;当我回应他时,我将成为耳朵,而他将有所听闻……”如此,主人重现于她的住家中,屋中所有的支柱反映着她的光辉。这光的作用和意旨是来 自“光源赋与者”,所以一切通过她而运行,以她的意志而呈现。这泉源是临近者们畅饮的,如所说的“那是临近上苍者畅饮的灵泉……”
    但是,不可让任何人误解这些言论,是考证学,而使上苍的各意境,沦落为物界的欲念.也不可把他们的“超越者”引向类似的假定。上苍,她的精华是神圣,超越 一切升与降,进与出,她自亘古超越人类的本质,也将永远这样。无人曾知晓她,没有任何生灵曾觅得通往她本体之路,一每一寻找上苍的长老也在远离她的智慧之 谷中徒然徘徊着,所有的圣人欲求明了她的精华而迷失方向,她是神圣的,超越智者的悟性,她是崇高的,超越知识的理解成份!道路受到禁止,欲追寻是不虔敬 的,她的证明是她的征兆,她的本质是她的形迹。
所以在“敬爱者”之前的情侣们会说:“啊,你的精华是那唯一指向精华之路。她是神圣的,超越任何类似她的物体。”怎能以空无在史前的草原上驰骋,或是以瞬逝之影追赶那永生的太阳?那“朋友”曾说“如非你,我们不曾晓你。”“敬爱者”也说:“不能得她的光临。”
 
    诚然,这些各境界的阐解,是来描述有关真理太阳所启示的知识,她把她的光投射到明镜上,虽这辉光是在人的内心,却被隐藏在这世问的意志及情势的帘幕下,如铁笼内的蜡烛,只有在除下其笼罩之后,烛光才会照射上来。
    在同样的情形下,当你除下心中受幻境缠裹的帘布,和谐统一之光辉将会被启示。
    很明显的,那光线,并无去来之分一更何况是那“精华之本体”和那长久所殷望的“奥秘”呢!啊,我的兄弟,在各境界的旅程应拥有探究的精神,而非盲目依从。一位真诚的寻求者,不畏言论的攻击,或受典故警戒的困惑。
 
        帘幕怎能隔离爱侣和爱恋者呢?
        亚历山大的高墙也不能拆散他们
 
隐秘重重,异客无数,虽可能仅是一句或一表征,多少的著作也不够容纳“敬爱者”的奥秘,多少页数也未能详述其记载。“知识只是一个点,无知者增加了它。”
在同一原则下,深思各境界不同之处,虽然圣灵的境界无终止之期,有些人还是把它分为四种:时间的世界,它有起源和终 止;持续的世界,它有起源,但其终止之时却未被展露;永存的世界,不知其起源,但却知它有个尽头;永恒’的世界,它的起源和终止都不可见。互然对这些观点 有很多不同的见解,却难一一去论述。因而有些人说,永存的世界是无起源和尽头的,并称永恒之世界,是无形的坚固的上苍居所。也有的称呼这些世界为天庭,为 上苍的天国,为天使之国或世间之国土。  .
    爱的路径可分为四个旅程:由人到“真宰”,“真宰”到人.人与人及“真宰”。与“真宰”之问。
在这儿,古代许多奥秘占卜者及巫医们的言论,我们都没提及。既然我不喜欢古代冗长的引证,因为从这些人的摘录,仅证 实是学得的知识,并非圣灵的赋惠。我们在这儿的许多摘录,是出于人的习俗的不同和随从朋屯们的风俗举止而且,这些事件是超越这书简的范围。我们不愿列举他 们的言论,这并非自满,而是智慧的启示和恩赐的表现。
 
       如“卡诺”曾于海中折毁船只
              在这错误中含有千万个正确
 
    否则,尽管这“仆人”处于上苍敬爱者之一的身旁,仍认为“本身”是完全的失落和无有。那么在神圣者之前,更会觉得他是如何的微渺了。我崇高至尚的主!而且,我们的目的仅是记述寻求者行程的各个阶段,并非要阐明各方奥秘言论的矛盾。   
    虽然已经举出这“相对世界”及“品质世界”的起源和终期的简易例子。现在再次举例述明,使其含意能完全呈现。举个例子,让“崇高者”细想其本身;你先和你 的儿子有关系,后来和你父亲相连。于你外在的形象,你谈论呈现于这神圣创造境界的力量。于你内在的本体,你表露隐藏的奥秘,它是存在你内心的神圣信赖。因 而,先和后,外和里,实在是指你的本体。为你讲述这四种状况,你将能明了这四种圣灵的境界。你内心的夜莺,栖息在所有生存的玫瑰树梢上,无论是呈现或隐 藏,都须呼喊道:“她是先和后,是明现和隐藏’……”                         
由于人类因素的限制,这些说明是在比较情景中的阐解。其他有些人,。一步能跨越这相对及限制的世界,居留于真确的美 境,于权与势之世界建立其幕帐一在一闪耀星火中焚毁这些相对性并以一滴露珠抹去这些字语。他们畅游在圣灵的海洋里,翱翔于神圣高空的光境中。因而于这境 界,字语怎能来描述“先”和“后”,或描述除了这所瞧见和已描述到的事物!在这境界,先是后的本体,后原本是先。  
 .
    在你爱的心灵中燃起你的火焰
    焚烧一切思念和所有的话语。
   
 啊,我的朋友!瞧着你自己:你如不曾为人之父,或生儿女,就不曾听过这些俗语.如今忘却一切,你可向爱的教长的统一学校中学习,回归上苍,放弃虚无的内在而升到你真诚的位置,居留于知识树下的荫影中.
    啊,你亲爱的,穷困你自己,使你能进入富有之庭.谦卑你自己,使你能畅饮荣光的溪源,而领悟你所询问诗境的全意。   
已经说明,这些境界,要依赖寻求者的洞察力。在每一城市,他将瞧见一世界,在每一“谷”达到一泉源,在每一草原听到歌声.但天庭奥秘之鹰,有许多美妙心灵的欢乐之歌于他的胸膛中,那波斯鸟在他心灵中,隐藏了许多悦耳的阿拉伯音律;但这些都受隐藏,也将继续地隐藏着。
 
       如我宣说,许多心灵将破碎
             如我书写,许多笔杆将折断。
 
    安宁惠临那些完成这崇高的旅程及追随那“真诚者”的引导之光。
         那寻求者,在横跨过这超凡、高耸的境界的旅程后将进入
   
                  满足之谷
 
  在这谷中,他觉察到由灵境吹来的神圣满足之风。他焚毁欲念之帘,以内在和外在之眼,悟解那一天“上苍将以她的富裕补偿每一个人”。他从悲痛转向欢乐,从苦恼进入欢畅。他的悲伤和哀悼成为欣喜和狂欢。
虽然外表看来,那寻求者在这“谷”中可能居留在尘土间,但内心里他们却高升至奥秘意境之顶峰。他们品尝内在 意味的无穷恩赐,畅饮那心灵的美酒。
口舌无法形容这三重之谷,言语不足以描述,笔不能进入这境地,墨水也仅留下一小污点。在这境界中,心田的夜 莺,别有妙歌和奥秘,促使内心骚动,圣灵呐喊。但这奥秘的内在含义,只能低语互相心传,仅可吐露于正义胸怀之间。
  
        仅有心对心能谈论奥秘智者们的天庭
        无信使能吐露它,无书简可容纳它。
 
        很多事件使我软弱而沉默
        因我的话不能感应他们,而我的
        言论也不足以表达。
 
啊,朋友!直到你进入这神秘之园前,你将不可唇染这“谷”的永恒之酒。如你尝到它,你将漠视所有其他一切东西,而畅 饮这满足之酒。你将放弃所有其他而确保施行她的意志,于她的道途中掷下生命,抛弃你的灵魄。但在这境地,你将无须忘却其他的:“仅有上苍,除她之外别无其 他。”因在这境界旅行者于一切东西中瞧见他“朋友”的美质,就是在火焰中他瞧见“亲爱者”的面庞。他在幻境中发现真实之奥秘,从品质中他熟悉精粹之迷。他 的叹息焚毁那幕纱,。一瞥间,去除一切隔帘。以透视之眼,他注视着新世纪,以焕发之心,他领悟微妙的真理。以下这句话足以证实:“这时日我将使你的眼光尖 锐”
历经这纯洁、满足之境界,那旅行者来到
 
                    奇境之谷
 
    颠簸于汪洋大海中,每一时刻,他的好奇心都在增强。现在他把富有的形体看作穷困之本体,把自由的精粹仅视为无能。此时,最辉煌中的美质使他惊愕,他再次因 乏他本身。多少奥秘之树受奇境的烈风连根拔起,它曾耗尽多少心灵.因在这“谷”中,这旅行者陷入混乱状态,虽然在那些到达者的眼中,这些奇境是值得珍重和 敬爱。在每一时刻他瞧见一个奇异的世界,一个新世纪,并历经重重的惊愕而使他陶醉于“统一之主”的无比杰作中.   
    诚然,啊,兄弟!如果我们思考每一个创造物,我们将发现无数完善的智慧,觉悟许多新鲜而奥妙的真理,创造奇迹之_一是梦境。它曾窥见其中积存多少的奥秘, 多少珍藏的智慧,多少隐蔽的境界。留意你如何沉睡在住所中,门户紧闭,突然问你发觉自己已处身在远方的城市中,你却不曾移动你的脚,或倦乏你的身体。不用 眼睛,你可看见,不用耳朵而你确有所闻,不用舌头,你会讲话。或许当在十年后,你将在外面世界中亲见今夜所梦的一切实景。   
因此,梦里许多的智慧是值得思考,仅有这“谷”中的 人能悟解其中的真实因素。第一,这是什么世界,在其中,没有眼、耳、手和舌,一个人却能动用其功能?第二,怎么会在外面的世界中.你瞧见你梦中的实景,而它却已在十年前的酣睡幻境中见过?
试分析这两个境界的不同之处,和它们所隐藏的奥秘。这可使你获得圣灵的确定,天庭的启发而进入神圣的境地。
崇高的上苍,把这些现象安插在人们之中,是要哲学家们否认奥秘的来生;或小看那些来世的应诺。有些人要依理论证,却否认那些他所不明白的道理,低能的大脑是不能领悟这些我们所讲述的事件,仅有“超越,神圣之智力”能了解它:
 
             怎能以低能之理去阐解可兰经,
                        或用蜘蛛的网诱捕风凰。
 
    所有这些境界,都可在这“奇境之谷”中亲眼见到。那旅行者在每一时刻欲寻求这些,而全无倦意。因而“先和后之主”在阐明沉思默祷的等级和陈述奇迹之时曾说:“啊主,增加我对你的惊异。”
同样的,反映在人类创作的完善,所有各境界及阶段是遮蔽的;隐藏在他内心。
 
             你仅须知晓你是微小的形体
                         但其中却隐藏了整个宇宙。
 
    因而,我们必须尽力弃除那内欲的本质,直到展露出人道的真义。
因此,同样的鲁曼他从智慧之泉源尝饮仁慈之水,证实与他儿子内森那复活和死亡之境界,先以梦作为证明和例子,我们在 这里联系这点,希望通过瞬息的“仆人”,记忆着“神圣统_一”学说之青年,及那较古的指引技艺和“绝对”。他说“人之子啊,你如能不睡,你就能不死。如你 安眠后不再醒来,那你死后将能不再升起。”
    啊,朋友,你的心田是永恒奥秘的住所,不能使它成为瞬息即逝的幻想之家;不要耗费你珍贵生命的宝藏,为这迅速消失的世界而忙碌。你由圣洁之境到来,不要把你的思想束缚在世间。你是临近天庭的居住者,不要撰居于世尘。
总而言之,这境界的描述是无尽的,但因受世间人们无理的迫害,这“仆人”没有心思再继续倾述——
 
            故事还没讲完,我却没了心情
                       请祈祷原谅我。
 
    笔杆在呻吟,墨水流着泪滴,心田之河在阵阵血的波浪中震颤。“没什么能降临我们,除了上苍的意志。”安宁伴随那些随从“正道”的人们。
当跨越奇境的顶峰,那旅行者来到——
 
         真穷与绝对虚无之谷
 
这境界是本质的消逝而生于上苍之中,本质自身是穷的而在“热爱者”之中是富的。在这儿穷困是表示物质世界的穷困,上 苍世界的富有。因当真诚者和虔诚的朋友,抵达这“爱者”的面前,“敬爱者”的美丽光芒,及爱侣们心中之火,将燃起火焰,焚烧所有的隔帘及掩遮,甚至他的所 有,由心到皮肤,将受焚烧,除“朋友”外一无所有。
 
           当恒古之日的品质得到揭露
           摩西焚毁那世俗尘物的品质
 
    那已达到这境界的是圣洁的,超越这世间的一切。所以  如果来到她临近海洋者,并不拥有任何短暂世界有限的物 品,不论是外在的财富,或是个人之观点都无所谓。因为任何人所拥有的都受到他自身的限制,任何“真诚者”所拥有 的都是圣洁的。
    这些言论须作深入推敲,使人能明悟其意旨。“诚然,那正义者将饮一杯由樟脑之源所调合的饮品。”如这“樟脑”的含义揭晓时,那真确的意旨将会明现。在这境 界,穷困者说:“穷因是我的荣光。”有关内在和外在之穷困,有 许多层次和含义,我想没必要在这儿提及。因而我把它保留至另一个时期,依照上苍的意志和命运的确定。 
    这就是那个境界,在那里,一切东西的痕迹毁于旅行者之中。在永恒的地平线上,那神圣而庞自昧暗中升起。那“世上所有的将消逝,仅存有你主的商庞……”的意义将被显示。
    啊,我的朋友,全神贯注,倾听那心灵之歌,珍惜它就象珍惜你自己的眼睛。因为天庭的智慧,就象春天的云彩,将不会永远下落在人们的心地上。虽然“全慈者” 的恩惠是永不止息的,但却在每个时期和年代,确定多少份量,配合多少宠恩,是已安排好的。“没有任何东西在那儿,但我们 却有其存放的包库。我们仅降下定时的份量。”那“敬爱者”仁慈之云的雨,仅降落在心灵的园地上,也仅赋赐这恩惠于春天的季节。其他季节不能平分这至大恩 宠,而那禁 地也没这宠爱。
啊兄弟,不是每一海洋都有珍珠,不是每一枝干都能开 花,夜莺也将不再歌唱。因此在天庭奥秘之夜莺尚未回到上苍之园,在上天晨曦的曙光尚未归向真理之阳以前,你须竭尽能力,以期能幸运地在这充满尘埃的世间, 获得永生花园散布的芬芳,而永居在这城市人们的荫护下,当你达到这至高之地并来到这至大权势的境界,你将注视着“敬爱者”而忘却其他。
    
              那敬爱者照耀着大门和城墙
                          一无遮蔽,啊,眼光明亮的人啊!
 
    现在你放弃滴水的生命,来到赋予生命的大海。这是你所追寻的目标,如果这是上苍的意旨,你将获得。
          在这城市中,就是光的帘幕也被分裂而消失,“她的完美,没有面纱,仅有荣光,.她的面庞除启示外而无掩遮.”很奇怪,当“敬爱者”如太阳明显,而那不经心者却还在追寻金箔与废铁。终于,她强烈的启示掩盖了他,她盈满回射的光辉隐藏了她。
 
          正如太阳,她明亮地照耀着
          看啊,她已经来到了盲者之城。
 
    在这“谷”,那寻求者,抛下离开他“统一之本质和启示”之境界,抵达这统一、超越这两种的境界。仅有全神欣喜能环绕着这主旨,而不是言论或争辩。任何曾居留在此行程境界,或是曾吸入这园地的气息者,知道“我们”在谈论什么。   
在所有这些行程中,那行者不可丝毫偏离“律法”,因这正是秘密的路径,也是真理之树的果实。在这所有的阶段中,他须紧执着尊从和戒律之袍,并紧握着那照耀所有禁止之物的绳索,才能从律法之杯中滋长,并显示“真理”的奥秘。
    如果对这“仆人”的任何阐解不能明了或因而导致紊乱,他须再重新探讨,直到没有任何疑问,其意义须清明如“敬爱者的面庞”由“荣光之境”照耀着。
    这些旅程在时问的境界中没有确定的终止之期,但真诚的寻求者一如得无形的确认及教义圣护的协助一将能跨越这七重境界,或者在七息之时,或者在屏息之间,如果这是上苍的意旨和殷望。这是“依从她的意志,她赋惠于这些仆人。”
那些飞翔于唯一者的天堂并抵达“绝对”之海的人,将此城——“这是生于上苍之中的境界”——视为奥秘智者最高的境地 和爱人最遥远的故乡。但对于这奥秘海洋的短暂者,这境界是内心堡垒的第一门,也是人通往内心之城的第一入口。这心城有四种境界,如遇虔诚的寻求者,将再与 详述。
   ·   
         当笔杆来描述这境界,
         它将折断,纸页将毁散
         赛来姆
 
    啊,我的朋友,许多猎狗追踪着统一沙漠之羚,许多利爪欲捕捉永生园中的画眉。无情的掠夺者正埋伏窥伺着这上苍天庭之鸟,而那妒忌的猎人,在暗中追捕爱的草原上的麋鹿。
          学生啊,以你的力量创作一个灯罩.或许它可防护火焰被逆风吹息,虽这光极其渴望能点燃在主的灯中,并照耀于灵界。那些为敬爱上苍而抬起的头,定将受剑刃的砍伐;那充满着渴望的生命,定将受牺牲;那内心铭记敬爱者的定将满溢着血液。正如
 
          生于无爱,因为它的和平恰是苦恼
          它始于苦痛,它止于死亡。
 
         安宁惠临那些依从“正道”的人!
 
 
    【译者注】巴哈欧拉(‘Bahauaullah,1817.11.12—-1892.5.29)出生于波斯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先人有的曾经是波斯帝 国的君王,他自己二生中的大部分时光都是放逐与监禁中度过的.在他早年的流放生涯中他完成了两部最重要的著作《隐言经》和《毅刚经》,前者是一本格言和警 句的汇编,以上帝直接对人的灵性训示的声音,对以往各天启的精神导引作了精选.后者主要对宗教的本原和目的进行了系统、全面的阐述.在引自可兰经以及新旧 约全书的经文中,巴哈欧拉指出上帝的各位信使都是她在人类的灵性和其潜能觉醒的连续过程中的某一个使者.人类已经进入了成熟时代;信仰不再是一种盲从而是 自觉的认知.理性的天赋可以通过每个人自身的内省而能对神圣指导作出反应.唯一的考验就是诚心.

    《七谷书简》是巴哈欧拉的又一部名著,通过一个象征主义的神话故事,描述灵魂经历了探索、爱、知识,团结、惊奇、真正的贫困和一无所有这七座山谷,飞向神秘归宿的进步主题。本文根据Bahai国际出版社1992年英译本译出。

很久以前,就听人说《鬼迷心窍》是最美的一首情歌,可是我一直没觉得。今天听李宗盛的演唱会,才知道,这种说法有道理。

2007年11月02日

一直觉得,命里,我是一个浪子。

所以在外浪荡这么多天,回到广州,我还是漂流的心。白云苍狗,万物皆流。如此的话,我飘飘荡荡,也是常理。

浪子其实没有拈花一笑的风情,也没有杀人如麻的快意。浪子就是浪子,流浪的孩子。好的,算是人子,坏的,不过是个败家子。

从前我说自己是浪子,是得意;今天我说自己是浪子,是惧怕、是守望、是无奈。


2007年11月01日

去年这个时候,我刚到广州,北望故园,我说:即便是匆匆,就算是匆匆,也强过我思乡的夜晚啊。  这么漫长,如此漫长!(《想念的秋》

一年过后,看去年此时的文字,有时过境迁的恍惚。犹如面对故人,纵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执手泪眼相看,竟无语凝噎——原来古今同此一慨!

然而时光流转,因果循环,该来就来,该去总会去。大运更迭,起伏盈亏,命数不在我手。人到中年,渐有知天达命的意识,也不知是福是祸。想想从前,轻衫快马,血气方刚,却不晓得珍惜,心里那么多戾怨,现在知道敬天畏命,或许是好事吧。

如果去年,我想念秋还是良辰美景的话,现在,我想念的秋,可算是内在、沉静的奈何天?

2007年09月19日

鸡蛋在小凳上旋转
母亲不再祝我生日圆满

2007年09月15日

在飞机上颠颠簸簸,我昏昏欲睡,耳机里突然传来慵懒女声,典型的bossa nova风格。歪着头看IPOD的标题,是keren ann,歌是法语,《Jardin D’hiver》。

keren ann?想不起来是那路神仙了,法语歌本来就听得少。一搜,才知道原来听过。以前在一个网络mp3合辑中听过她的《The End Of The May》(这有下载这有歌词)和《Not Going Anywhere》(这有下载这是歌词),超素的英文民谣,有点假模假式,原以为是英美或者是爱尔兰的。今天一查才晓得她身份复杂,这有介绍

《Jardin D’hiver》,又不知道什么意思。旋律简单,三和弦,ABA曲式。潜睡中,它能唤醒我,是因为契合我的心境,摇晃、孤单、感伤。似在忘却,似在想念。

这是下载

这是视频 

这是歌词(天哪!英文俺都迷糊,况乎法文!)

  Jardin d’Hiver
(Keren Ann Zeidel & Benjamin Biolay)

Je voudrais du soleil vert
Des dentelles et des théières
Des photos de bord de mer
Dans mon jardin d’hiver
Je voudrais de la lumière
Comme au Nouvelle Angleterre
Je veux changer d’atmosphère
Dans mon jardin d’hiver
Ma robe à fleurs sous la pluie de novembre
Tes mains qui courent, je n’en peux plus de t’attendre
Les années passent, qu’il est loin l’âge tendre
Nul ne peut nous entendre
Je voudrais du Fred Astère
Revoir un Latécoère
Je voudrais toujours te plaire
Dans mon jardin d’hiver
Je veux déjeuner par terre
Comme au long des golfes clairs
T’embrasser les yeux ouverts
Dans mon jardin d’hiver

Ma robe à fleurs sous la pluie de novembre
Tes mains qui courent, je n’en peux plus de t’attendre
Les années passent, qu’il est loin l’âge tendre
Nul ne peut nous entendre

2007年09月13日

每次到上海,都是来去匆匆。这次宽裕些,晚饭后可以到街上走走。
面试了一天,男男女女见了8个,问得我口干舌燥。面试是一幢有趣又可耻的活,探及人的隐私义正辞严可是内心愧疚。
所以比平日上班还辛苦。走出公司的楼,等了一会打不到车,决定走回酒店,路过巨鹿路、华山路、镇宁路,走走停停,慢。太阳不大,风也挺轻,头顶的法梧沙沙响,高尚餐馆前的中年侍应挺胸凸肚,比党员有派头,散学的早恋中学生手牵着手,时不时有美女惊鸿飞过。

我好久没有走路了,却一直在赶路。赶路和走路的区别在于:赶路,是头指挥着脚;走路,是脚指挥着头。嗯,不错,我喜欢脚指挥着头。

今天是斋月的第一天,我也打算斋戒一个月,吼吼,不是我信仰真主(还没有资格),而是觉得斋戒有意思,是苦行的模仿秀,而苦行,是放弃理性的虚妄,承认有一种力量无处不在,无不可摧。

变得强大,首先就要承认自我有限——对我这种四肢不勤的人来说,首先就是承认自己的头(理性、思想)不行。

天还没黑呢,天黑我才可以吃饭呐。

我准备晚饭后去街上走走,脚指挥着头。

2007年09月11日

出差越多,行囊越小。
这会我在机场,双肩背孤伶伶靠在椅子上,和往常不一样,里面不过加了两件衣服、两本书、几包我常抽的烟。这就是我出差的标配。
哦,还有一盒名片、我手下的这台电脑。
其他都是日常的东西了,手机、钥匙、钱包、打火机、墨镜。
所有这些,加起来,一个小小的双肩背就装下了。

如果我移居到另外一个城市,这些东西也就够了。这就是维系我生活的基本元素。

如果还要删减,我会依次放弃墨镜、书、打火机、烟,甚至电脑,但钱包、钥匙和手机离不了。

因为,钱,可以买到通往未来的路;
钥匙,是带我回家的路;
而手机,能让关心我的、需要我的人找到我,说明我还没有迷路。

登机了。关机了。